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草莓與灰燼

  • Hit:11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我總是回到這個『進步』世界裡,才能察覺到人類極大的惡意。」散文中的運詩人――房慧真,自光與暗之間窺探,走往文明岔出的荒蕪廢墟;那些在現世煽動的偏見殺伐、湮滅於璀亮核爆的碎散靈魂,皆化作一朵朵善惡共生的俗世花蕊,在浪裡浮沉,於字裡託身。★ 房慧真多年散文精萃,以其明澈冷眼深情凝視,單刀切入光潔表象的暗中風景。★ 融合生命書寫、城市觀察、顛簸旅記,以及直面歷史屠殺現場的人文論述;〈草莓與灰燼〉一文更榮獲2016年度散文獎。楊佳嫻專文作序――「房慧真不只是讓我們看到當代最有才華的散文作者的寫作技術,也看到她如何開展歷史與人性的視野,甚至讓我們悚然自省,是否你我也在懵懂中洗去他人如洗去灰,心安理得吞吃甜豔草莓。我把〈草莓與灰燼〉當作情感教育,也當作倫理教育──什麼是惡?什麼是庸常中的惡?骯髒與潔淨、人與非人,界線在哪裡?」/這本書,帶著人們逼視被層層抹去的,裸命者的眼神――街上的浪人與貓、匯聚流離故事的破落公寓,酒店街沾染脂粉氣的夜夜營生、印度德里與螺馬同命的女性身影;網路社群以正義為名的血光角力,蛇昂首吐信、蛤蟆沁出毒液,對映近百年前納粹如齒輪運作的毒氣室與屠殺日常,她說:「要讓普通人成為劊子手,首先要讓他們相信,要殺的不是人類,而是一隻可以踩在腳下的害蟲⋯⋯」在她筆下光與暗互為表裡,那些風光明媚總不乏髒漬點綴;也或許,文明所演進的繁華都來自犧牲,鏡頭聚焦至人們刻意無視的卑微暗處,被荒棄的不只是肉體,還包括倖存者的靈魂。「太陽越毒辣、世態越炎涼,隔著玻璃帷幕隔著電視螢幕旁觀他人的痛苦,誰也不想離開冷氣房。」房慧真的散文除了描摹形色各異的邊緣人、旅途中的顛簸處,自身成長歷程與記者生涯所窺見的斑駁衰朽,更深入歷史現場,將視線延伸至納粹集中營、德國百萬大驅離的牲口列車;直擊車諾比核災血肉如塵灰翻飛,同時青草仍瘋長,花怒放,水自流。作者自鮮麗潔淨的表面窺見向陰之處,如同草莓上無法漠視的灰燼,大多時候燦亮與毀滅同時並存。本書凸顯了文明與罪愆互會交織的對比:在七彩爆炸雲朵揚起的塵灰中、在光潔城市的腐臭巷弄,皆帶出現世被美好掩映的頹然暗面。全書分做「浮世」、「畸人」、「顛簸」、「回眸」、「盡頭」五輯。由「向外觀照」往「內部凝視」逐漸收束,邊走邊看眼下所收納的城市背陽風景:黯淡的場所、畸零的浪人,繼而顛簸行旅間穿越黑暗大陸、抖落滿身塵沙,一步一步走向內在的文明黑洞,沒有光的所在。從由隔著一段距離純粹觀看,到進入真正的黑暗之心、文明的盡頭。由路邊的小塵埃到草莓上覆蓋的人骨灰燼、核災後人形的瞬間灰飛煙滅。「在災難前,文字無以描摹,彷彿任何描述都成了褻瀆,只能直觀地『看見』。」

房慧真七○年代生於台北,長於城南,台大中文系博士班肄業,重度書痴與影癡。曾任職於《壹週刊》、《報導者》,獲調查報導新聞獎若干。著有散文集《單向街》、《小塵埃》、《河流》;人物訪談《像我這樣的一個記者》;報導文學《煙囪之島:我們與石化共存的兩萬個日子》(合著)。數次入選年度散文選,以〈草莓與灰燼─加害者的日常〉獲2016年度散文獎。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