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厭世講堂 : 顛覆人生的十堂莊子課

  • Hit:88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16萬粉絲團人氣作家「厭世哲學家」首本代表作!★「厭世代」必修、「佛系人」必讀,顛覆人生的十堂莊子課! 當「正能量」已經失去普遍維繫人心的力量,你該用什麼做為人生指引?當社會用各種價值定義你的時候,你該用什麼定義自己?讓厭世哲學家的「厭世講堂」,帶你跟著《莊子》走一趟思想之旅! ▷當你發現自己根本是個廢物……莊子告訴你:「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無用』之用也。」――大家都知道「有用」的東西才是好,卻不知道「沒用」的東西,才能保有自己真正的價值。 ▷當你找不到什麼才是「真正的自己」……莊子告訴你:「今者『吾喪我』,汝知之乎?」――我已經殺了我自己,因為「無我」才是「真我」。 ▷當你覺得人生道路充滿不順遂……莊子告訴你:「天無私覆,地無私載。」――天地對萬物是完全公平的。人生中,一切的好與壞,貴與賤,都是天地間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如果夠勇敢,就用你現在這個樣子,去活出一個與眾不同的人生! 本書以《莊子》思想做為十堂課的主軸,以正統厭世風格寫下深刻、細膩的解讀,道破這一代人所面對的各種困境。不管是生命中的困惑、絕望還是無可奈何,以《莊子》為師,你就能探索到不同以往的解答!

★16萬粉絲團人氣作家「厭世哲學家」首本代表作!★「厭世代」必修、「佛系人」必讀,顛覆人生的十堂莊子課! 當「正能量」已經失去普遍維繫人心的力量,你該用什麼做為人生指引?當社會用各種價值定義你的時候,你該用什麼定義自己?讓厭世哲學家的「厭世講堂」,帶你跟著《莊子》走一趟思想之旅! ▷當你發現自己根本是個廢物……莊子告訴你:「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無用』之用也。」――大家都知道「有用」的東西才是好,卻不知道「沒用」的東西,才能保有自己真正的價值。 ▷當你找不到什麼才是「真正的自己」……莊子告訴你:「今者『吾喪我』,汝知之乎?」――我已經殺了我自己,因為「無我」才是「真我」。 ▷當你覺得人生道路充滿不順遂……莊子告訴你:「天無私覆,地無私載。」――天地對萬物是完全公平的。人生中,一切的好與壞,貴與賤,都是天地間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如果夠勇敢,就用你現在這個樣子,去活出一個與眾不同的人生! 本書以《莊子》思想做為十堂課的主軸,以正統厭世風格寫下深刻、細膩的解讀,道破這一代人所面對的各種困境。不管是生命中的困惑、絕望還是無可奈何,以《莊子》為師,你就能探索到不同以往的解答! 厭世哲學家佛系男,宿命論者,畢業於國立臺灣大學中文研究所,致力於古代典籍之細讀及思想重構,現任職高中國文教師。生長於雲林鄉村,活動不出彰雲嘉地區,到臺北就學後才開了眼界,接受各種思潮與學潮之洗禮,胸懷更加開闊。雖然喜歡城市繁華精彩的生活,但內心卻嚮往鄉村的樸實安定,總是依違於「入世」與「離世」的兩難困境,最終在《莊子》與陶淵明詩文中找到精神安頓的方法。FB專頁:厭世哲學家 宋怡慧/作家,丹鳳高中圖書館主任       祁立峰/《讀古文撞到鄉民》作者   凌性傑/作家       消極男子/圖文創作者       敏鎬的黑特事務所/《人生自古誰不廢》作者       劉滄龍/臺師大國文學系教授   歐陽立中 /作家、教師       潘柏霖/人類謝金魚/歷史作家——鼎力推薦 厭世哲學家看透世情,以出世之心入世嬉遊。無知無用、廢如莊子,乃能厭棄俗情常規、重估當世價值。同時,向莊子學習「做自己」,並不是自我中心地膨脹自己,而是放下自己,不再徒勞。——劉滄龍/臺師大國文學系教授 為何你懂那麼多道理,卻依然過不好這一生?那是因為你少懂一個人:莊子。厭世哲學家帶你讀懂莊子,然後過好人生。——歐陽立中 /作家、教師  導言:厭世是起點,出世是終點第一課、莊子的志向第二課、「我」是誰?第三課、沒有真理第四課、我殺了我自己第五課、誰在做夢?第六課、無心無情第七課、真正的「自由」第八課、解牛攻略第九課、「至人」的世界第十課、情歸天地跋附錄一:《莊子》為蒙叟之哭泣附錄二:「回家」之旅附錄三:無盡的寶藏附錄四:「夢」的另一個結局 第一課、莊子的志向莊子是誰? 莊子是戰國諸子之一,關於他的生平,幾乎已經不可考,只剩下《史記.老子韓非列傳》中短短的幾行文字,至於記載的內容是真是假,沒有人知道。雖然《莊子》書裡有記錄一些以「莊子」本人為主角的寓言故事,但由於是寓言體,似乎也不宜視為真實發生過的事蹟。 雖然無法確認真假,但我們還是可以從這些記載中,捕捉到一些莊子行為處事的風格。比如說,莊子跟惠子是一對經常論辯,互相損來損去的好基友;莊子有過一個老婆,而且老婆比他早死;莊子可能居住在楚國蒙縣(今河南省商丘市境),也許做過「漆園吏」這個工作,具體的工作內容我們也不太清楚,但無論工作內容是什麼,似乎都只是個微不足道的小官而已。 由於莊子是一位名傳千古的偉大思想家,如果根據偉人傳記的套路,莊子應該是一個很窮,但卻很有志氣的有為青年,經過艱苦的奮鬥後,終於達成人生目標成為一代大哲,值得後人效法。 沒錯,雖然莊子從小就過著艱困的日子,但他很早就立定偉大志向,就是要當個廢物。 啥? 對,你沒看錯,莊子真的走在時代的尖端,但他就是走得太前面了,所以當時沒什麼人能理解。想不到莊子在兩千多年以前就已經立志要耍廢一輩子了,如果現在還有人想當廢物的話,都應該以莊子為宗師。 千萬不要以為「當個廢物」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錯了,無論在哪個時代,想要當廢物都超級難,幾乎到了要與全世界為敵的程度。莊子的偉大就在於,他歷盡了千辛萬苦,克服了數不盡的困難,終於完成了「當廢物」這個理想。 楚威王聞莊周賢,使使厚幣迎之,許以為相。莊周笑謂楚使者曰:「千金,重利;卿相,尊位也。子獨不見郊祭之犧牛乎?養食之數歲,衣以文繡,以入大廟。當是之時,雖欲為孤豚,豈可得乎?子亟去,無污我。我寧游戲污瀆之中自快,無為有國者所羈,終身不仕,以快吾志焉。」——《史記・老子韓非列傳》 楚威王聽說莊子十分賢能,就派遣使者以重金禮聘他,希望莊子能在朝廷中擔任相職。 莊子笑著跟楚國使者說:「千金,確是厚禮;卿相,確是尊貴的高位。 但是你沒見過祭祀天地用的牛嗎?國君餵養牠好幾年,給牠披上帶有花紋的綢緞,再把牠牽進太廟去當祭品。在那個時候,牠即使只想做一頭野生的小豬,難道能辦得到嗎? 你趕快離去,不要玷污了我。 我寧願在一坨爛泥中自己玩得很開心,也不願被國君所奴役;我一輩子不做官,只求心志暢快而已。」 「當廢物」為什麼這麼難?因為「當廢物」就是徹底不走尋常路,完全不遵循社會上既定的價值軌道,只做自己想做的事;簡而言之,就是「做自己」。 一般人說自己很「廢」時,大多是自嘲,表示自己沒有競爭力,不符合社會的期待,帶有一點無可奈何的意味。如果可以選擇,我相信沒有人會自願想當廢物,而莊子跟一般人不一樣的地方就在於:他明明不是廢物,而且有機會當大官去治理天下,但他卻堅持要當廢物。莊子到底在想什麼? 從社會價值中突圍 在我看來,「認識自己」是每個人來到世界上,必須完成的最重要的事。每當我們在生活中遇到困難與痛苦時,其實是宇宙在提醒我們:該是好好認識自己的時候了。 如果「認識自己」是每個人一生中最重要的功課,我們會很驚訝的發現:現在的學校教育對此竟毫不重視。我們生活在一個以「競爭」為根本原則建立起來的社會,學校自然也被異化成「競爭力」的生產工廠;每個人都生活在「恐懼」之中,恐懼自己沒有競爭力,如果比不過別人,就會被淘汰。老師及父母以此恐嚇學生,學生也已習慣以此恐嚇自己。 當整個社會都在強調「終身學習」的時候,我所看到的,不是每個人都渴望認識自己,或學習成為一個更好的人;而是在恐懼自己若跟不上別人的腳步,最終就會被時代所淘汰。學生時期,我們花了大把的時間補習、上輔導課,忙到沒有時間探索自己;長大之後出了社會,竟然也要耗費珍貴的休息時間去補習,增加自己的競爭資本。當整個社會都陷入瘋狂的「補習」風潮時,我們要意識到自己是多麼根深蒂固地被困在「恐懼」的行為模式裡無法自拔——我們一輩子都是那個被父母、老師恐嚇著的小孩,從來不曾長大。 孔子說過「古之學者為己」,雅典神廟前的箴言是「認識你自己」——現在的學校教育早已偏離教育的最初目的,淪為某種社會生產的機構,就好像養殖場一樣,把學生養成一隻隻白白胖胖的豬,愈肥美愈好,這樣才能賣出好價錢嘛!養殖場還設立了某種競爭機制,愈肥美的豬,就可以得到愈多的榮譽與獎勵,所以養殖場中的每隻豬都拚命餵食自己,急著想讓自己變成高價的商品,這樣才能賣得更多的錢。 身為一位老師,我發現,當我在講臺上開始分享人生經驗,或闡發哲學道理時,班上總有某些「聰明」的學生開始低頭做自己的事了;他們覺得老師講的這些東西不會考,沒有用,所以不必聽,寧可把聽老師講道理的時間拿來算數學或背英文單字。當我們在討論議題或作報告時,這些學生也總是不願意參與,因為他們心中只想追求分數,只想把自己的人生拿來換算成投資報酬率。 從某個角度來看,這些學生的選擇是對的,他們善用時間,努力讓自己變成高價的商品;但他們不知道,只要他們哪怕有一秒鐘的時間能脫離這種餵養自己的行為,在那一秒鐘,他們就是個真正的「人」,而不只是一個商品。 現在的學校教育教導你服從,並調整自己去適應這個競爭的社會,但這並不是真正的教育。教育的真正目的不應該是培養一個人成為律師、政治人物、公務員或教授,讓他把別人踩在腳下,過上舒服愉悅的日子;而是真正去啟蒙一個人的生命,從社會價值中突圍,讓他知道自己為何而活。這番道理說起來很容易,但要做到實在困難——你心裡一定想說:這樣真的可以嗎?難道不應該先找到一份好工作養活自己嗎?難道當個沒有競爭力的廢物,被社會淘汰也沒關係嗎? 你沒有辦法想像一種沒有「恐懼」的生活,因為你的心已經完全被「恐懼」給攫住了,這使得你無法放開手去追尋自己真正應該做的事。 現在的學校教育正是在鞏固你的恐懼,並以你的恐懼為燃料,驅使你前行;一旦拿掉了恐懼,你都不知道該怎麼行動了,你不知道活著到底是為了追求什麼,你會感到無盡的彷徨。我很清楚,因為我也是這樣長大的。 莊子是一個特別明白的人,他就是把這個世界看得太透了,才會厭世。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