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不放手的婚姻 : 清除衝突所累積的惡情緒,讓你的婚姻更牢固

  • Hit:87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一帖挽救垂死婚姻的回春良藥。在關係中重新聯結,修練愛情、修補婚姻!
在婚姻生活當中,別讓你的情緒戰勝理智,幫助你找到更勝情感,並讓婚姻關係翻新方法。
你要珍惜婚姻,因為你已經付出許多代價。恢復婚姻並不見得會成功,但值得一試。本書是現今離婚文化的解藥,能將你垂死的婚姻,恢復那遙不可及的快樂。
婚姻是一趟旅程而非目的地。任何在兩性、婚姻關係中感到失望,傷心,以及愛情破碎的人,必讀之書!
此書是臨床心理學家黛安.梅德韋博士(Diane Medved, Ph. D.)數十年的臨床實務經驗,書中提出我們應以邏輯的方式來修復與維護、鞏固婚姻關係的論點,因為在婚姻決策中往往是情緒戰勝了邏輯,並提出許多臨床離婚案例來證實。
>>婚姻很難,主要的挑戰在於婚姻本身是什麼讓婚姻偏離了它的浪漫?現代婚姻常常是100%的情感聯繫,當這種情感爆發或者枯竭時,婚姻關係將會被全然地拋棄。但雙方在整個人生與對方相處的時間中,都必須保持「相愛」,這卻是錯誤的。你不必接受。情緒的問題在於時時變化,有時變化僅在一瞬間。如果他曾經愛過你,現在說他已經不再與你「相愛」,你們兩個人便需要進行深層談話。婚姻對任何人都不簡單,但有共同興趣、背景和目標會比較容易相處。從小處著想,養成做小事,做好事的習慣。你永遠不會達成完美,必須不斷學習。 >>攜手怎麼走?修復婚姻,溝通是最簡便的工具婚姻幸福快樂的人,會給配偶三個基本因素:尊重、接納和關愛。無論配偶對你說什麼,正面也好負面也罷,你的回應才是決定雙方關係的關鍵。「不要試圖改變你的伴侶」,要形成互相尊重的「自我接受」關係。修補婚姻對你和伴侶都有好處。克服問題,將教會你如何預防婚姻或其他方面出現問題。面對而非逃避你的問題,加強溝通,包容對方,可立即改善你的日常生活。 >>想要達成婚姻的深度滿意需要一段時間你有沒有想過,雖然你結婚了,但其實你從未真正踏進過所謂的婚姻關係!為什麼要結婚?什麼是婚姻關係?其實有些婚姻不能也不該繼續下去……幫助釐清問題所在,提供我們在做決定時多一點思考的依據。你可以用一些方法來改變自己的配偶和失敗的婚姻觀念,延後憤怒、傷害和衝突的發作,儘快連結正面情緒。並且透過各種方式,讓你挽回搖搖欲墜的關係。
如果你的配偶是提出離婚議題的人,而你正在尋找以某種方式說服對方重新關注婚姻,和你在一起,你會在本書中找到一些很好的理由,以及一些你需要的支持力量。無論已婚或未婚,這本書都帶你迎向男女關係的挑戰,提出觀點、方法與策略,幫助你抵抗兩性關係與婚姻的隨時隨處面臨的威脅,為自己打一場婚姻保衛戰!

一帖挽救垂死婚姻的回春良藥。在關係中重新聯結,修練愛情、修補婚姻!
在婚姻生活當中,別讓你的情緒戰勝理智,幫助你找到更勝情感,並讓婚姻關係翻新方法。
你要珍惜婚姻,因為你已經付出許多代價。恢復婚姻並不見得會成功,但值得一試。本書是現今離婚文化的解藥,能將你垂死的婚姻,恢復那遙不可及的快樂。
婚姻是一趟旅程而非目的地。任何在兩性、婚姻關係中感到失望,傷心,以及愛情破碎的人,必讀之書!
此書是臨床心理學家黛安.梅德韋博士(Diane Medved, Ph. D.)數十年的臨床實務經驗,書中提出我們應以邏輯的方式來修復與維護、鞏固婚姻關係的論點,因為在婚姻決策中往往是情緒戰勝了邏輯,並提出許多臨床離婚案例來證實。
>>婚姻很難,主要的挑戰在於婚姻本身是什麼讓婚姻偏離了它的浪漫?現代婚姻常常是100%的情感聯繫,當這種情感爆發或者枯竭時,婚姻關係將會被全然地拋棄。但雙方在整個人生與對方相處的時間中,都必須保持「相愛」,這卻是錯誤的。你不必接受。情緒的問題在於時時變化,有時變化僅在一瞬間。如果他曾經愛過你,現在說他已經不再與你「相愛」,你們兩個人便需要進行深層談話。婚姻對任何人都不簡單,但有共同興趣、背景和目標會比較容易相處。從小處著想,養成做小事,做好事的習慣。你永遠不會達成完美,必須不斷學習。 >>攜手怎麼走?修復婚姻,溝通是最簡便的工具婚姻幸福快樂的人,會給配偶三個基本因素:尊重、接納和關愛。無論配偶對你說什麼,正面也好負面也罷,你的回應才是決定雙方關係的關鍵。「不要試圖改變你的伴侶」,要形成互相尊重的「自我接受」關係。修補婚姻對你和伴侶都有好處。克服問題,將教會你如何預防婚姻或其他方面出現問題。面對而非逃避你的問題,加強溝通,包容對方,可立即改善你的日常生活。 >>想要達成婚姻的深度滿意需要一段時間你有沒有想過,雖然你結婚了,但其實你從未真正踏進過所謂的婚姻關係!為什麼要結婚?什麼是婚姻關係?其實有些婚姻不能也不該繼續下去……幫助釐清問題所在,提供我們在做決定時多一點思考的依據。你可以用一些方法來改變自己的配偶和失敗的婚姻觀念,延後憤怒、傷害和衝突的發作,儘快連結正面情緒。並且透過各種方式,讓你挽回搖搖欲墜的關係。
如果你的配偶是提出離婚議題的人,而你正在尋找以某種方式說服對方重新關注婚姻,和你在一起,你會在本書中找到一些很好的理由,以及一些你需要的支持力量。無論已婚或未婚,這本書都帶你迎向男女關係的挑戰,提出觀點、方法與策略,幫助你抵抗兩性關係與婚姻的隨時隨處面臨的威脅,為自己打一場婚姻保衛戰! 黛安.梅德韋(Diane Medved)黛安.梅德韋博士(Diane Medved, Ph. D.)是一名臨床心理學家,她著有五本非小說類書籍,是一名博主,也是國家知名的演說家和媒體人物。梅德韋博士在她自己的網站上發表了名為「尋找光明」的博客,並為「今日美國」、「真相起義」和MichaelMedved.com撰寫了關於社交媒體、家庭和政治的專欄文章,也是她丈夫的全國聯合廣播節目「邁克爾梅德韋秀」的嘉賓主持人,這一節目每天擁有450萬聽眾。她也出現在許多其他節目中,包括「拉什林堡秀」、「CBS早間新聞」、「早安美國」、「今日秀」、「歐普拉」和「賴瑞.金」等。梅德韋博士著有《反對離婚的案例,要孩子還是不要?》(The Case Against Divorce, Children:To Have or Have Not?),《首先是愛:決定是否結婚》(First Comes Love: Deciding Whether or Not to Get Married),與她的丈夫邁克爾.梅德韋(Michael Medved)聯合創作了《拯救童年:保護我們的孩子免受國家對童真攻擊的傷害》(Saving Childhood: Protecting Our Children from the National Assault on Innocence),並與前副總統丹.奎爾(Dan Quayle)聯合著寫了《美國家庭:發現是我們變得強壯的價值觀》,這本書很快出現在《洛杉磯時報》暢銷榜(第一次印刷350萬冊)上。現今,她定居在華盛頓西雅圖。
譯者簡介鹿憶之台北人,國防醫學院生解所肄,作品曾獲行政院新聞局小太陽獎。翻譯作品涵蓋生活、健康、科學類,包括《反社會人格者的告白》、《快樂寶寶好好睡,新手爸媽不崩潰!》、《端粒酶革命》等。 ▌誠摯推薦周慕姿  諮商心理師 楊聰財  楊聰才身心診所院長 賴芳玉  律師 (依姓氏筆畫)
▌好評推薦    「現代文化要求我們把便利性放在承諾之上,但黛安.梅德韋深深知道,《不放手的婚姻》勇敢為婚姻制度站出來,為生活中同樣勇敢站出來的夫妻,提供設想周全的實用手冊。」──美國企業研究所所長亞瑟.布魯克斯(ARTHUR BROOKS president, 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
  「無論已婚或未婚,《不放手的婚姻》都迎向男女關係的挑戰。本書說明永不放棄,重新開始,更加堅強,愛與了解。這是一本必讀的書,換句話說,只要你關心愛和友誼,想要克服暫時出現的問題,為值得保存的婚姻而戰。」──蘭尼.戴維斯(LANNY J. DAVIS)律師,危機管理專家,美國《國會山報》(The Hill)專欄作家
  「在艱難情況下,離婚似乎是一種明智的解決辦法,然而婚姻是一趟旅程而非目的地。正如黛安.梅德韋在這本人人不可或缺的書中說明,由於婚姻的獎賞甚高,很多人都認為值得奮戰。」──美國前國會議員,作家(J.C.WATTS JR)《深度挖掘:七個發現內在的力量的真相》(Dig Deep: 7 Truths to Finding the Strength Within)作者
  「每隔十年總有一些真正偉大而鼓舞人心的書籍出世,《不放手的婚姻》便屬其一。書中觀念清晰、溫暖、機智,任何在婚姻中遇到失望、傷心,或愛情破裂的人,這是一本必讀之書。」──猶太拉比漢諾克.泰勒(RABBI HANOCH TELLER),《英勇的兒童:沒有人知道的堅忍不拔故事》(Heroic Children: Untold Stories of the Unconquerable)作者
  「黛安.梅德韋博士以自身為例,勇敢而聰明的反抗離婚,即使是經過最深思熟慮的離婚都需要參考。她在書中堅定而坦誠,和可讀性極高的風格,使你無法忘懷這本書,並且大大提昇了你的生活。」──猶太拉比丹尼爾與蘇珊.拉平(RABBI DANIEL and SUSAN LAPIN),電視節目「古猶太人的智慧」電視節目夫妻檔主持人,以及《我是亞當:解碼伊甸園的婚姻祕密》(I’m Adam: Decoding the Marriage Secrets of Eden)作者
  「在一個拋棄式社會中,人人丟東西而不嘗試去修理,然而黛安.梅德韋提供我們既強大也是急迫需要的修正方法,《不放手的婚姻》澈底剖析離婚的理由,提供你強化婚姻的熱情,書中許多生動的例子,豐富的智慧,懂得人生真正的滿足。」──猶太拉比班傑明.布萊克(BENJAMIN BLECH),美國耶希瓦大學(Yeshiva University)塔木德教授
  為何你需要閱讀這本書
結婚與離婚的戰爭如果你已婚,你就是在戰爭。不是與你的配偶戰爭,而是與離婚的威嚇而戰。或許你無法辨識掙扎的本質,認為婚姻與離婚皆為一段關係所共同存在的可能性,但實際上兩者其實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想法。婚姻與離婚在我們文化中的每個角落都在進行著角力,一邊是愛心、鮮花和永遠的承諾,另一邊則是隨意性愛、約會App、離婚律師和離婚經驗豐富的朋友們。看不見的作用正在破壞你的誓言,危害你的信仰及孩子的未來。本書提出策略,幫助你抵抗這些婚姻的威脅,成為贏家。如果你正瀕臨投降,需要彈藥補給以擊退這些顛覆敵軍。你必須克服這些堅持離婚會解決你的問題,帶來自由解放的正確性宣傳。過去婚姻曾是一個人進入成年階段的主要入口,緊隨在青春期之後。但現在年輕人追求的首先是中斷學業或工作,所謂的壯遊時間,接著是拿學位和升職、找工作。在女性主義人士與嬰兒潮造成影響的1960年之前,女性第一次結婚的年齡中位數是過了20歲,男性則為22歲之後。自此以後,隨著二十多歲的人愈來愈有延遲結婚的傾向,女性結婚的年齡中位數變成27歲,男性則為29歲。過去婚姻是責任感的開啟,但現在是幾回同居關係與升職的結果,由於時間逼近,你只好快點開始組織自己的家庭。在日常生活中,特別有三個趨勢影響著你對婚姻的看法。首先,整體來說結婚的夫妻變得愈來愈少,幾乎每個人的親朋好友圈子,都有許多單身、同居、已婚、離婚的人。再者,傳統上主要支持婚姻的宗教,對美國人的重要性日益降低。還有第三波反婚姻的趨勢,直接透過我們的筆記型電腦、臉書和其他社群網站,提供與分享社群消息、挑逗和娛樂,取代了從前我們所依賴的配偶。
我所要寫的書二十年前,我寫了《反對離婚》(The Case Against Divorce),書中開宗明義表白道:「這不是我原本設定要寫的書。」在我當時的心理諮商中,專門幫助未婚夫妻決定是否結婚,也發展出一套程序,協助已婚夫妻評估決定是否要生孩子。婚姻和生孩子的責任是個人選擇,而且因為離婚很容易,到處都是,我便設定當婚姻關係很困難的時候,離婚只是另一個符合道理的選擇。所以在寫完婚姻和生養決定那本書以後,我把注意力轉移到離婚,這是除了婚姻之外的第二個重要選擇,可更完整組織性的方式,做得更周到。畢竟陷於困境的夫妻,可受益於精心設計的工具,來評估利弊得失,不是嗎?出版商同意出書,我隨即跑去找離婚的人談話,想知道他們的經歷。我開始問他們是否後悔離婚,然後得到幾乎一致的回答,受訪的離婚人士表示自己變得更堅強,因此對方後來變得更好。接著我問了第二個問題,跟著第三、第四和第五個問題:「導致離婚的原因是什麼?」「你和前夫∕前妻的關係現在如何?」「離婚對你每個孩子都有什麼影響?」「你後來的約會經驗怎樣?」「你的經濟狀況有什麼變化?」「現在往回看,你覺得當初是否有機會能讓婚姻不至於破裂嗎?」書中部份內容摘錄如下:
他們常常潸然淚下,描述自己忍受了痛苦和折磨,想起與離婚丈夫或妻子過去的美好日子,或是背棄了忠誠的伴侶之後感到多麼的罪惡感。他們說起每天日子的忙亂,從過去的日子連根拔起,搬家到新公寓和財產分割,重新平衡父母的責任,與目前迫切的工作要求。他們談到與孩子的關係變化,孩子從無辜的天使,變得體貼知心,變成仲裁者,或是代罪羔羊。他們哀痛地說,一部分的自己永遠沒辦法回來了,他們曾經將自己投入前一婚姻或家庭單位的部分,如今已被摧毀。
這些答案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發現自己被迫要重新評估計劃。我不應該幫助人們決定是否該保住婚姻或離婚,而是有必要發出警告。在大多數情況下,離婚都是一場大災難,帶給孩子、家庭、夫妻之間留下永久的傷痕,這種治療方式比生病本身更糟。我的書出版後受到許多關注,大部分都是敵意,因為這本書對於傳統觀念所認為的自我實現,優於過時的婚姻承諾,是一種打臉。不過我所呈現的事實,只是居於憤怒核心的人很少考慮的事,但可令他們免於災難。我試圖告訴他們,他們如何傷害了所愛的人,以及他們對自己的個性和未來所產生的影響,以及離婚產業如何將他們逐步推向離婚判決,最後的孤獨如何增添了他們的傷痛。我以為我是在幫忙,但突然之間卻變成「自由」公敵,人們控訴我把終於重獲自由的一代拖回婚姻的奴隸制度中。離婚從一場悲劇變成大獎,而我很快了解到,離婚是一門眾多公司企業投資的生意。但即使媒體蓬勃興起,對震驚事件和新鮮話題趨之若鶩,大多數美國人依然保有穩固的家庭價值。連嬉皮和離群索居的人,也希望自己的孩子擁有強力支持的關係。無論你的信條為何,有關個人選擇的事,幾乎人人都認為,婚姻與關懷的承諾是理想的。突然之間,來自四面八方的讀者打來電話,淹沒了我,他們都希望能夠得到幫助。大多都是因為配偶威脅要離婚,他們希望關係能夠復活而不願放棄,因此希望能得到我的確認。其中很多人由於覺得自己擋住不讓伴侶去追求幸福快樂,而感到無力或自責。他們都曾去到諮商專家那邊進行諮商,專家聆聽了想要離婚的配偶抱怨,邏輯的回應是,「那麼,你應該要離開。」然後諮商專家才轉過來面對心中急切的另一半,同情地說,「一個婚姻需要兩個人,但你的配偶不想留下來。」諮商專家的處理模式是:裡面有一個人不開心,或是得到一個與別人在一起的機會。另一個則被伴侶拋棄,只得到「戰敗戰場清理」療法,以及朋友的安慰,什麼幫助也沒有。我想到賈姬(Jacquie),她以為她與凱文(Kevin)有一個安全幸福的婚姻。她在幼稚園兼職,如此女兒和兒子的學費都可減少,又有照看,還在大學拿課,想要得到教師認證。賈姬是那種假日會帶自己作的漂亮杯子蛋糕參加聚會的媽媽,也是會用小孩照片和自己畫的故事角色來裝飾教室的老師,更是會安排自己的行程,當丈夫下班回家時迎接他的妻子。直到某天下午,丈夫告訴她,他有其他男女關係,然後便開始打包行李,賈姬突然覺得天昏地暗,她的世界爆炸了,完全不知該怎麼辦。他總是在發電子郵件,發訊息,最後終於與一位客戶勾搭在一起。她從頭到尾都蒙在鼓裡,只是信任自己的丈夫,沉浸在以孩子為中心的世界裡,甜蜜而無辜。「有什麼我還可做的嗎?」當他告訴她時,她懇求道。「還是,你只是要離開我們的家庭,準備要走了?」這正是丈夫的計劃,我將它稱為「砍了就跑」,一種常見的殘酷戰術,因為砍了就跑,可逃避討論、眼淚和談判,非常有效菜刀。他走了,他沒做錯什麼的妻子,愛著他,提供他一個健康快樂的家庭,就這樣突然變成單親家庭。凱文繼續支付賬單,也把房子留給賈姬,但每次他回到家門口,看到他與孩子一起,她總是心痛難捨,尤其是她可看到他的新愛情等在車子裡。這種離婚除了滿足凱文的自私,尋求興奮以外,別無其他意義。所有朋友都對這場分居所發生的事,進行口頭評判。「凱文因為女朋友甩了妳?天哪,賈姬,太可怕了,真是個蠢貨!妳有任何需要嗎?也許我們下週可讓孩子聚一聚。」是的,這就是朋友們所能做的,在我們的無過失文化中,像凱文那樣滿足自己的慾望是合法的。想要什麼就做什麼,畢竟這是你的生命。外人不想介入賈姬和凱文的「個人生活」,也許賈姬沒有給凱文所需要的。她做了很多,但他從不抱怨或要求能有其他表現;他們很少意見不合,即使有也很快便解決,主要是因為賈姬心甘情願,不想丈夫不開心。凱文並沒有想要找新人,但當機會出現的時候,他只是回應了進一步的可能。而且,他雖然愛孩子,但孩子的需求似乎並沒有像在眼前晃來晃去的結婚戒指一樣緊迫。孩子會好好的,畢竟,賈姬是個好媽媽。這個「偉大的媽媽」被摧毀了。原來她一直生活在幻想的世界中,什麼都不知道。她被拋棄是因為凱文的自戀,他渴望新鮮的性愛和女性的崇拜,也因為他知道他可離開去追求刺激,沒有人會責怪他。每個人都是「成年人」。律師開會,在協議書上簽字,就這樣。只要他同意賈姬要求的監護權和經濟支持,他可繼續過自己的生活,週末看孩子;他可繼續「擁有一切」。自從我寫《反對離婚》以來,婚姻目的就已經改變了;婚姻不再是「慣例」,表示它不再具有堅實性和核心性。經過二十年,由於大眾對婚姻和離婚的漠不關心,我觀察、處理和同情無辜的受害者,結果得到新的結論:這是我必須寫的一本書。在書頁中,你將會遇見真實的人,真實的經歷。他們可能已經放下了沉重的記憶,甚至否認有那些記憶存在。他們可能過起美好的生活。用檸檬做檸檬汁,需要甜味劑調和苦味,心理健康的人自然能夠做到。你必須要看穿人們的外表,才能發現他們並非認真捍衛婚姻「唯有死亡才能分開」的誓言。否則,你的道德感只能留給自己用,專門生產破碎的心、破碎的婚姻和破碎的靈魂。
不要離婚!每個人都有獲得喜悅的能力。受到背叛所背棄的人們,覺得自己再也無法抱著一顆信任的心,讓自己的靈魂去接近對方。他們陷入深深的憂鬱之中,一顆心支離破碎,看不見光和希望,但卻依然保有這份能力。如果你還在婚姻裡,認清你所做的承諾,以及對你自己、伴侶、孩子和其他許多與你相關的族群團體,這些承諾的意義。為了挽救婚姻,你的婚姻,你需要知道抵抗的是什麼,以及如何反擊把你或所愛之人推向離婚的力量。你需要防禦工事。你是婚姻的一半,但在我們不判斷的文化中,你似乎不如想要離開的伴侶那麼重要。沒錯,速成離婚可節省法律費用,讓全家人不必看見羞辱伴侶的場面,但同時也削弱了維繫婚姻的是非力量。堅持自己的誓言是正確的,除非受到虐待或某種上癮問題,造成個人安全處於危險之中,凡是威脅到婚姻的事,你都可用盡一切方法來修正問題。結婚的意圖是與伴侶共度餘生,形成一個長久、支持和互益的連結。但變化破壞了你的承諾,現在你需要加強並重申你的承諾。不要離婚!修補婚姻對你和伴侶都有好處。克服問題,將教會你如何預防婚姻或其他方面出現問題。面對而非逃避你的問題,將提供有關你自己的一些洞見,包括你的需求和想要改善的部份,加強溝通,包容對方,可立即改善你的日常生活。相對的,離婚傷害你的自尊,目前和未來的健康,以及生活水準。對於你的前任配偶和孩子也一樣。無論如何你都會消耗精神能量,除了拆解你的婚姻與形成的家庭,還要重建與療癒破裂的生活。在這兩種選擇中,離婚更可能帶來孤獨和不確定性,但同時改善婚姻卻可提供一個與你最投入生活的人,一個共享的未來。最重要的是,你的孩子將由於「雙親優勢」而一生中受益,他們會從你們的解決衝突榜樣中學習,意識到人與人之間的裂痕是可克服的。但如果你離婚,孩子會受苦。分居將會造成孩子永久的心理影響,甚而使他們日後的浪漫關係受到損害。父母共同監護,迫使幼兒產生雙重身份的認同。如果你的孩子已經長大,離婚會讓他們的愉快回憶蒙上陰影,並改變與父母雙方的關係。你的婚姻比你所想的更重要,除了你的核心家庭,影響更深遠。離婚使得岳父母和公婆都失去了一個身心都已經接受的人,由於你的家庭一分為二,祖父母的角色也跟著改變;不再有後勤支援,親友選邊站,關係變得尷尬。有時祖父母還必須暫代父母的角色。修復你的婚姻,連結的是一生的家庭和友誼。由於「血濃於水」(也比誓言更長久),離婚時雙方親友都傾向於團結起來,不理會甚至還詆毀前配偶。連朋友、同事都會被拖進戰場,人們的評論、情緒和八卦,都成為你生活一部分的空氣。儘管你可不在乎,但即使只是你離婚的消息,也會影響到每個相關的人。你的成功或失敗,會在團體中迴盪。如果你克服了婚姻中的風暴,你的承諾便激勵了親友,等於是在向他們保證,他們的關係也是可長久的。但如果你離婚,親友婚姻的周圍環境也會變得不太友善,因為大家都沒料到你們會分手,導致一場看起來穩固的婚姻「隨隨便便就能改變」。熟人舊識對於人際關係的信心發生動搖,他們告訴自己,「你永遠不知道緊閉的門後,究竟發生著什麼事」。你所處的文化由於成員破碎,變得不可預測。你所參加的組織團體,由於原本是一個家庭,現在變成兩個家庭和兩種方式,也跟著複雜了起來。離婚所造成的經濟問題,可能會減少「你的家庭可給你的宗教和公民組織。換句話說,你應該竭盡所能,為自己、配偶、所建立的合夥關係、孩子,以及你的婚姻所影響的每一個人或團體組織,翻新你的婚姻。我寧願相信婚姻的美好而充實,溫暖而獨立。但美好而充實的是一般想法,溫暖而獨立卻可能是假。你的婚姻對很多人來說都很重要,而且對上帝也很重要。
你無法抹除離婚紀錄我和我丈夫麥克結婚已有三十多年,一起撫養三個健全愉快的小孩,我們有密切的關係,使生活充滿光彩。但我之所以能夠對此主題發表一些信賴言論,其實是因為我年輕時確實曾經離過婚。當時資產很少,也沒有小孩,能夠完全切斷關係。後來我沒有與前夫聯絡,他目前搬到另一個州,已經再婚,也有小孩,但我只能確定地跟你說,離婚後無論你多麼努力,都不能恢復原狀,在你的履歷上永遠都是一個不能刪除的痛苦。當一些老照片或歌曲讓我想起前伴侶時,我總是會充滿悲傷、失敗和尷尬的感覺。離婚並沒有影響我看待自己的方式,但我因引起前夫和家人的痛苦而深感內疚,並想起那個階段的憤怒、安慰甚至恥辱。我不以離婚「倖存者」為榮,雖然時間過去這麼久,離婚也不會變成只是生活曾發生過的一個事件或紀錄。是的,最後我的確我受益於離婚,但我不希望我的孩子會想要模仿母親的人生道路,我希望甚至我不必向你承認這個失敗。我的離婚相對很容易,沒有太多意見不同,前夫很合作。有些人可能會用流行的名詞「新手婚姻」(starter marriage)來解釋這種劇情。但若有孩子,離婚議題會澈底改變,你無法完全切斷孩子與前任家庭的聯繫,除非你是被遺棄的,問題會更棘手。我沒有任何這些情況。我離婚時正值美國離婚率最高的時期,沒有人在乎羞恥,婦女地位和權勢都高高在上。離婚不再是誰的錯,所以當有人選擇離婚,你若有所「審判」會變成政治不正確。我並不是要怪罪離婚的文化,因為每個婚姻和每個離婚,都是兩個人及他們對於處理問題的決定。每個配偶首先都必須接受某部份危機的責任。賈姬,完美的妻子,當她的丈夫把婚姻砍了一刀便跑,變成一個過去從不曾如此自私自利的混蛋,犧牲了妻子。但即使她承認理所當然認為自己的婚姻很健康,並沒有經常與丈夫深層連結,她只是依照自己的喜好,沒有理會丈夫的興趣和願望。每個伴侶都應為婚姻破裂承擔部分的責任,但人人也都可帶頭恢復。你的婚姻即使目前看起來搖搖欲墜,但仍有機會挽救,不必日後一想到離婚就悲從中來。看著鏡子,因為你就是問題的一部分,甚至是你對配偶的反應。一個願意改變的妻子,迅速而澈底改變了反應模式,可影響一個退縮或拒絕的丈夫。也許他很頑固、脾氣暴躁又容易生氣,但如果你把這些同樣加在他身上,他也不會變得比較不討人厭。即使違反你的意願,你仍必須嘗試一些不同的東西。也許是一個有見識的朋友或治療師,可助你以出人意料的方式去回應,因此促使配偶想要知道你,知道問題。但嘗試必須是不止一次。單方面策略想要有效,需要一致性的堅定,練習再練習。使婚姻重生的第一步,必須操之在你。
每場離婚都不同我的問題在於,我不認識你。如果我認識你,可傾聽你的故事,並就你的部份談論要怎樣治癒你的婚姻,為了日後婚姻幸福,你必須忍受短時期的「痛苦」,以及在你的環境中那些推動你或伴侶想要離婚的力量。正因為這個問題,我必須為想要離婚的人而寫,以涵蓋廣泛的各式情況。為了包括最多的人與最有說服力的論點,我必須做一些假設,但不見得適合每個人。為了不讓你一次又一次因為對方和他的或她的而停滯不前,我會用一種適合某場景最常見的性別代名詞。不過在幾乎所有的場景中,即使用相反性別的代名詞,也同樣適用。此外,正如大家所想,我已將所描述的個人和案件等名字或辨識細節統統改編,以保護隱私。無論你的故事詳情如何,我都認為至少有一個人在你的婚姻中提出了離婚議題。如果是你,你讀這本書可能是因為你不確定,不知道離婚是否真的是好主意。我希望我能說服你,離婚不是好主意,因為雖然你的婚姻可能很無聊,不再有性行為,或只是充滿了怨氣和煩惱,但這些問題都是可修復的。或你讀這本書是因為伴侶的要求。我知道很難,但讀的時候請放開心胸。閱讀時注意自己身體何時緊張起來,何時會想扔掉這本書,何時想要吼我,這些都是你可能在潛意識中承認我是對的時候。尊重你自己的反應。不管此時此刻你想要離婚的意願有多強烈,請考慮你都可能會犯錯,特別是如果你的伴侶依然承諾,想要使兩個人都對婚姻滿意。如果你的伴侶是提出離婚議題的人,而你正在尋找以某種方式說服對方重新關注婚姻,和你在一起,你會在本書中找到一些很好的理由。你將需要一些支持你的力量,因為在我們文化中假設「哎呀,如果他不再愛我,那我們的婚姻就名存實亡。」你確實有婚姻,但雙方在整個人生與對方相處的時間中,都必須保持「相愛」,這卻是錯誤的。你不必接受。情緒的問題在於時時變化,有時變化僅在一瞬間。如果他曾經愛過你,現在說他已經不再與你「相愛」,你們兩個人便需要進行深層談話。如果你的配偶想要離婚,你可能會考慮問對方下列問題。我或我們該做什麼來使婚姻更令你滿意嗎?你的職業未來是你自己想要的嗎?你不再覺得我有吸引力嗎?你受到別人吸引嗎?我要改進哪些習慣或行為,你才知道我很珍惜你?你覺得不滿有多久?你的情緒來源和觸發情緒的原因是什麼?    我將在本書中多次提醒,離婚的情緒遠勝於邏輯。只有極少數離婚案例是有意義的,有必須分開的堅實論證,以冷靜的「成人」態度,不帶判斷色彩的理性結果。因此如果你不想離婚,必須要訴諸於情感層面。你需要弄清楚伴侶對你們關係的感覺,他要想去哪裡,以及他的感覺是什麼。婚姻的光譜是從極度悲慘連結到狂喜階段。想像你是將婚姻從目前搖搖欲墜的狀態,一次調整一格,往光譜另一端的喜悅快樂前進。把目標放低,使改變逐漸增加,讓伴侶接受小的改進,可啟動一個趨勢,持續增加有助的情緒、表情姿勢和交流。不要把離婚視為人生難以愈過的大「關卡」,讓心情放鬆,有助於保持婚姻狀態。為避免離婚成為經常提出的問題,要使方向保持動作,逐漸移動光譜,增加雙方相處時間和互相扶持的百分比。 為何你需要閱讀這本書第一部  小心婚姻中的危險第1章 暫緩離婚態勢第2章 引發離婚的三股力量第3章 婚姻與父母責任分離的危險第4章 離婚產業:那些你不想認識的朋友和助手第二部 為什麼不要離婚:避免分離的理由第5章 有礙健康第6章「結婚是詐騙」離婚的財務支出第7章 有礙心靈健康第8章 決定性的差異:有無孩子的離婚第9章 如果你愛孩子第10章 離婚傷害的擴大第三部   所有(錯誤離婚)理由:種種之所以離婚的爭議第11章 必須要離婚的時候:如何知道何時該走第12章 關於你第13章 「關於我」第14章 「不是誰的錯」第15章 沒有好離婚這種東西第四部分  修補關係:為什麼你應該要保持婚姻關係第16章 「盡你的責任」還是「依隨你心」第17章 離婚不會讓你比較快樂第18章 別人家的草地沒有比較美第19章 背叛之後如何重建信任第20章 婚姻沒有完美的:無論如何都要快樂第21章 生命最大的成就
  第1章  暫緩離婚態勢
你身陷一場糟糕的婚姻之中,太糟糕了,你想離婚。或你的配偶想要離婚,但你卻不想。或許是你的兒子、女兒或最好的朋友。或許你快要離婚,或你和配偶彼此歧異太大。或許你們之間的火花,從前的性慾等其他慾望不再。你很痛苦,生活變成碎片。或許分開是一種解脫。你拿著這本書是因為,不管狀況如何糟糕,你或伴侶,甚至你所關心的另一個人,至少還有一絲想要拯救這種情況的想法。本書是為了關係已經混亂的人而寫的。第一個任務是,暫緩離婚態勢。一旦脫口而出「離婚」,你口頭上承認即將離婚,等於說出一個必須實現的諾言。但你可阻止離婚。如果你的伴侶想要離婚,你卻遲疑,你現在可立即採取行動踩剎車。如果你是想要離婚的那個人,你虧欠自己和伴侶;如果你有小孩,虧欠更大。你必須頭腦清楚,檢查自己在做什麼。請你從輸送帶上面跳下來,至少做最後一次努力來挽救婚姻。你可能已經投入數年的時間、經驗和情感到婚姻中,因此相對而言,暫停一下,公平評估,並不會耗費你什麼。但放開心胸,思考你婚姻的價值,卻可能會改變你的生命,至少肯定會改善你的生命。做一些聰明、理智而正確的事,暫時面對你的婚姻,不要急著離開,這樣可使你和伴侶一起重新考慮一個對雙方都有益的支持關係。你已經結婚了,是打破婚姻才需要主動改變。即使你在情感上已經疏遠,但你的人還在,而情緒更會影響還孩子、家庭和朋友。另一方面,如果你已下定決心非離婚不可,只是在離開前要做最後的打包整理,閱讀這本書得到一些忠告,甚至只是簡單地與你的婚姻和配偶交流溝通一下的感情,也請你忠於面對,不要讓伴侶的情緒如同坐雲霄飛車一樣忽上忽下,這樣做並不會達到什麼目的。不要太殘忍。同時請承認,切斷任何調解機會,只會使孩子的未來受到限制,並引發不穩定的波浪,進而傷害許多人。
首先,不要發洩情緒如果你願意澈底想清楚離婚,必須改變心態。離婚是由情緒而非邏輯所驅動,所以你需要立即澈底改變你對關係的感覺。如果你正在經歷身體或精神虐待,必須立即採取行動,結束危險並獲得安全。但你可能正遭受的痛苦卻不那麼致命,只是非常激烈,例如背叛感、憤怒、沮喪、衝突、厭惡、傷害、拒絕或仇恨。這些都是很強的驅動力,促使你改變,以挽救婚姻。離婚的決定大多都是由情緒所生,情緒具有偉大的力量,卻經常造成自我毀滅。如果你想拯救婚姻,或即使你不想,只是想要為自己爭權利,你也必須注意並接受你的情緒,然後裝在心裡的一個盒子,放到旁邊,這樣可更客觀評估你的過去及目前所發生的事,以及對你自己、配偶、孩子和你所愛的其他人會有什麼影響。如果你讓情緒凌駕於其他現實之上,最後會造成一生難以抹滅的錯誤。把你的情緒放到盒子裡收好,不再內心糾結。改變目標,專注於需要幫助的人,然後離開房子。否則情緒會持續累積,最後壓垮一切。美國心理學家卡蘿.塔芙瑞斯(Carol Tavris)統整心理學研究的結果,發表情緒會累積的報告。如果你們爭執不下,情緒往往會放大;如果你重新回想內心的憤怒,不但情緒會放大,痛苦也會放大。比較好的辦法是盡量不去累積憤怒,不妨讓自己多想想其他的事,如果持續反擊,只會引發憤怒。《聖經》詩篇第三十四篇說:「要離惡行善」,將你們關係中的憤怒和怨恨清除吧。為了做到,必須要先掌控想法,停止在腦中重複播放那些插曲和對話。第二,「要離惡行善」,不要談論你的配偶或問題。2即使面對充滿同情的聽眾,也不要惡口傷害伴侶。自制的力量可避免問題獲得力量,不再能夠從思想領域轉變成聲音,進入物質世界。思考是一種非屬有形的現實,也可說是精神性的現實,但說話卻有重大的影響力。言語使人類在地球上獨一無二,它使我們不僅可傳達事實,也可表達無形的事物。我們說的話可使人崇高或帶入地獄。批評或責備,除了聽者,也會影響到你。所以,當你陷入悔恨和抱怨,請立刻轉移注意力,改變談話方向。將你的發言留給令人振奮和具有生產力的主題。第三種「要離惡行善」的方法是避免寫成文字。不要用你的痛苦和憤怒來製造永遠會留下記錄的信件、電子郵件、推特和影片。日後寫出你的情緒可能具有治療效果,但在痛苦的時候把感覺變得具體化,以後可能反而會造成傷害。在你評估離婚這個想法的時候,把注意力轉到自己的優點、未來可能以及你所愛之人的價值,才會得到益處。「要離惡行善」你必須放下離婚的想法,試試看給婚姻一個公平的評估。抱持真心,而不只是在離開之前簡單檢查搬家清單。暫時放下你的感受,並不表示所有痛苦和問題都會消失,止血必須使用止血帶。如果你下定決心要離婚(不是家暴案例),表示你已經放下了婚姻中的情緒,決定加以密封,所以內疚和惆悵不會阻礙你離去。用聖經的話來說,就是「硬起心腸」。或許表面看起來很文明,但卻殘忍地為伴侶的痛苦和傷害建起一道屏藩。面對「砍了就跑的離婚」,配偶切斷了過去結合家庭情感連結。如果說的是你,你可能邊讀邊抗議。我認識你,因為我的職業生涯有很多時候都是在幫助那些被別人拋棄情感的人。或許你也並不贊成自己的行為,但你會因為想要走而放下那些想法,新世界裡面沒有你的配偶和家庭的存在。這本書不是關於如何改善你的婚姻。我不打算教導衝突解決課程或如何溝通。這是一本反對離婚的書。如果你趕著要走上人擠人的離婚道路,我要告訴你用力踩剎車,讓你和配偶願意先試著解決問題。至於找出你的問題和治療,可能需要心理師的協助,需要時間。到圖書館裡去找,書架上有提供諮商方案來治療婚姻傷害的書。但現在你必須決定將撕裂的能量,移轉去加強你與配偶淡忘的關係。要離惡行善。
為何要維繫婚姻?為何要維繫婚姻?因為你已經與伴侶有所連結。你可經例近乎死亡的痛苦,重新變成一個更好的人,或可堅守婚姻的誓言,還是一樣變成更好的人,不管有或沒有受到你所選擇的人支持你。你最初可能需要一些自己的空間,使事態緩和下來,讓憤怒和傷害消失。但你所需的僅是這個空間,一個可以呼吸、休戰,甚至暫時分居的地方。進行離婚會傷害你和所有關心你婚姻的人。你應該維繫婚姻,不只是為了孩子,還有整個家庭。重要的是,你應該維繫結婚,因為從長遠來看,儘管是粗糙的修修補補,產生新的決心和能力,對你是很有益的。
你應該也必須離婚:家暴或嚴重情緒虐待有些婚姻不能也不應該繼續維持。有些灰色地帶和情況可能令人感到難以忍受,但客觀來說並不會造成人身傷害或不能承受的精神傷害。但一些關係件漸變差,諷刺、批評、懲罰和憤怒,變得非常痛苦,甚至出現暴力和辱罵。美國疾病管制和預防中心在2010年「親密伴侶與性暴力全國調查」發現有三分之一婦女曾在生命某階段遭受強姦、家庭暴力、跟蹤。這些都不是我在本書中所討論的關係。如果你無論是在身體或情感上受到虐待,遭受冷酷無情的憤怒或懲罰,不管你對這份關係是否見到希望,都要聯絡家庭暴力熱線或類似地區單位,討論最好的脫身策略。離開可能反而會引發暴力反應。如果你在這種情況下,謹慎保命為上。特別是身體上的虐待,無論你有多想要維持婚姻,都必須保護自己和孩子。如果你覺得受到虐待或沒力氣反抗,至少也要暫避風頭。或許你沒錯,這份關係終有一天能夠修復,但必須以你和孩子的安全為優先,而且在和解之前,你必須確保不會再度變得容易受到虐待。無論任何合約、承諾,婚姻或依附感,都不能夠取代安全和理智。許多婦女因為害怕或內疚而維持著虐待關係。由於施暴者逐日的控制,她們開始相信那些侮辱性的字句,而覺得自己很羞恥,不敢告訴別人;由於可能沒有求助對象,尤其是施暴者常會切斷與外部的關係,因此即使被警方或其他機構救出,在一場受虐婚姻中,女性往往會害怕而不願提出告訴,以免遭受報復或擔心做錯事,但卻會非常自責。情況有時會暫時看似改善,但時間一久問題糾結,受害者依然繼續受害,雖然心中懷抱希望,但卻會覺得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自己也是要負點責任。對於施暴者的恐懼與怨恨(與懷疑、自我安慰或愛互相交錯)混雜著自我埋怨,抱著這些感情繼續維持婚姻。或許會覺得麻木,無法擺脫惡夢。一些女性(95%家庭暴力受害者是女性)忍受「暴力循環」的痛苦,她們置身其中,與施暴者周旋,最後恢復。人們經常以階段來描述,從緊張的累積開始到爆發,接著施暴者懊悔,最後是彌補暴力的「蜜月」期,直到下一次再度累積緊張情勢開始。記住你家地區的家暴熱線,或打911,無論你是否在緊急情況下,這些電話會幫你找到可助你一臂之力之人。如果你覺得很害怕,生命受到威脅,必須立即打電話,無論是什麼時間,向對方描述你的情況,並接受指示,立即將自己和孩子從潛在傷害情況下解救出來。或許大家覺得理所當然,但處於危險之中的婦女和青少年因為害怕改變,而且離開可能反而會引發憤怒,所以經常會否認他們所面臨的風險。或許你覺得婚姻是一輩子的事,這份想法令人佩服,而且配偶打架床頭吵床尾和,所以你會告訴自己他最後終會平靜下來,一切都會過去,那是因為他喝了酒、吃藥或鬧情緒。面對危險的情況,有一千種合理化逃避真相的辦法。儘管我想幫助人們維繫搖搖欲墜的婚姻,但必須強調,有些婚姻的確必須結束。你怎麼知道那是否你自己的婚姻?如果你的伴侶習慣性羞辱、懲罰、貶低你,也拒絕改變或尋求幫助,即使在每次爭執之後他都會道歉,看起來也很愛你。如果攻擊或恐嚇變得有週期性或變成習慣性;如果你覺得害怕,也知道配偶不會改變。如果配偶之一開始覺得窒息,生命枯萎,那麼這份關係不是婚姻而是懲罰,活不下去。施暴者必須面對自己的虐待行為,釋放控制權,但病態控制欲的另一半根本做不到。這些情況的確有必要離婚。在其他情況下,例如關係不平衡,離婚可能也是必要的。伴侶已經迅速將自己從兩人關係中解放;不覺得背叛,沒有悔意,也不想重建信任關係;他一刀切斷關係然後人就跑了。Paul Simon有一首歌「五十種離開情人的方法」(fifty ways to leave your lover),用了裡面任何一種方法都可能關係生變。還有一些上癮的例子,上癮者把個人需要擺在「修復」關係之上,無法也不會改變。在某些情況下還可能有一絲希望改善,不過重建這種婚姻要多為自己著想。無論如何,你知道你的婚姻存在嚴重的問題,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如何評估你的情況。
離婚可以考慮,但不需急著執行
考慮離婚的配偶會怎樣?2015年,美國楊百翰大學(University of Brigham Young University)就三千名25至50歲左右的配偶,問卷調查關於離婚的「考慮」程度。有3/4的受訪者表示在調查前半年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其餘1/4表示在婚姻中曾就一個或多個方面表達或不曾表達過離婚的想法。在考慮過離婚的1/4族群中,有43%人說自己並不是真的要離婚,願意為婚姻而努力。另外23%想過離婚的人表示,如果配偶願意改變,他們也願意一起為婚姻而努力。然而有5%人表示他們的婚姻其實已經名存實亡。考慮離婚的想法,其實並不代表婚姻已經告終。正如我們所見,考慮離婚可能是謹慎和適當的。考慮過離婚的受訪者中,有43%人面對嚴重婚姻不忠、虐待、藥物濫用或上癮問題,因此考慮離婚是有道理的,甚至可以激發恢復能力。而其餘57%考慮離婚的人,報告上是說「相對無嚴重問題」,「夫妻的心沒有在一起,失去浪漫感,不夠重視婚姻,金錢爭執」。讀完這份報告,知道大家沒有那麼多離婚的想法,而且通常實際上不會導致離婚,我的心裡雖然有些放心,但不知道這是否完全就是實情。也許曾發誓相守一生的伴侶不想承認自己在最難過的時候曾想過要離婚,但在這項研究中,1/4考慮過離婚的人其中有57%並不會真正採取威脅婚姻的行動。在我看來,媒體和「離婚產業」如:治療師、支持團體、人生教練、單身網站和社群網路等所強調的自我,使每個人都優先把離婚視為中心。在超市排隊結帳前面架子上的小報,還有牙科診所裡面的雜誌,統統都在大聲疾呼離婚的時候,你怎能不會想到離婚?當網路新聞動態顯示哪個好萊塢明星又分居了,你怎能不會想到離婚?或許你不覺得自己的婚姻也深陷泥淖,但如果發生爭執,你怎能不會閃過「我想要離開」的念頭?在爭執當下你會感到厭惡,但你知道那其實不是你真正的意思;你不是真的想要離婚,但這個詞無處不在,在婚姻正常的摩擦之中,如果這個詞不會偶爾掠過你的心中,難道不會很奇怪嗎?即使有著堅定承諾的夫妻也難以避免遭到破壞婚姻安全的轟炸。人人都認識離婚的人,沒有人可以免疫,離婚是理所當然,因此想要為自己的關係建築防禦工事,抵抗離婚的影響,唯一辦法便是下定決心穩固自己的婚姻。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