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守護書的貓

  • Hit:109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書本有強大的力量。但那終究都只是書本的力量,不是你的力量。」二十一世紀的《銀河鐵道之夜》!日本奇幻文學佳作,穿梭時空,尋找書的存在價值! * 作者榮獲第十屆小學館文庫小說獎、連續兩年入選本屋大賞!* 繼300 萬冊暢銷系列《神的病歷簿》之後,首度長篇奇幻小說!他並不認為自己有什麼特別的力量。也不認為可以改變些什麼。 但唯有對書本的這份感情,他不會輕易妥協。 他還沒完全傳達出心中的這份感情。 「妳認為書本的力量是什麼?」他發出的聲音並不響亮。?但正要遠去的腳步聲因此陡然停止。?林太郎仍一直望著自己的雙手。 「我一直在想,書本有強大的力量,但這股力量真正的含意到底是什麼?書本給予我們各種東西,例如知識、智慧、價值觀、世界觀。但我總覺得還有比這些東 西更重要的某個強大力量。我一直在想,這力量到底是什麼,而最近我覺得自己似乎找到了答案。」 他抬起臉,發現女子就站在不遠處。 --- 摘自《守護書的貓》平凡的高中生夏木林太郎,從小與經營著名古書店『夏木書店』的祖父一同生活。祖父過世之後,默默接受了關掉『夏木書店』,搬去和姑姑住的安排,直到會說話的虎斑貓「阿虎」突然出現在書店,半哄半騙要林太郎跟他一同前往「將書由困境中解救出來」的危險旅程。原本老舊的古書店壁面突然消失,出現一條神祕的通道,林太郎與阿虎前往第一座迷宮「封閉者」,口口聲聲說愛書的人卻把書鎖在書櫃中、第二座迷宮「剪碎者」,專門研究快速閱讀的學者,聲稱一天可以看十本書、第三座迷宮,也是最後一座迷宮「兜售者」,是《世界第一堂書店》的社長,堅持只出版暢銷書……咦,已經說了再見的小虎,怎麼又出現在林太郎面前,要他去一趟真正的「最後的迷宮」……在一次又一次解救書的冒險中,林太郎開始問:「書本的力量到底是什麼呢?」
本書重點◎夏川草介以細膩與充滿同理心「療癒系」文字風格聞名,前作《神的病歷簿1-3》在臺灣評價極佳,《守護書的貓》為2017.1月新作,於通路反應均有4.5星以上。◎幽默而犀利探討「書本的力量不等於你的力量」「古籍的價值是否存在」「充滿效率的現代閱讀方式 - 速讀與大綱?」「要生存只能賣暢銷書?」等閱讀與出版現代濫觴。◎譯筆極佳,文學性與易讀性兼備。

「書本有強大的力量。但那終究都只是書本的力量,不是你的力量。」二十一世紀的《銀河鐵道之夜》!日本奇幻文學佳作,穿梭時空,尋找書的存在價值! * 作者榮獲第十屆小學館文庫小說獎、連續兩年入選本屋大賞!* 繼300 萬冊暢銷系列《神的病歷簿》之後,首度長篇奇幻小說!他並不認為自己有什麼特別的力量。也不認為可以改變些什麼。 但唯有對書本的這份感情,他不會輕易妥協。 他還沒完全傳達出心中的這份感情。 「妳認為書本的力量是什麼?」他發出的聲音並不響亮。?但正要遠去的腳步聲因此陡然停止。?林太郎仍一直望著自己的雙手。 「我一直在想,書本有強大的力量,但這股力量真正的含意到底是什麼?書本給予我們各種東西,例如知識、智慧、價值觀、世界觀。但我總覺得還有比這些東 西更重要的某個強大力量。我一直在想,這力量到底是什麼,而最近我覺得自己似乎找到了答案。」 他抬起臉,發現女子就站在不遠處。 --- 摘自《守護書的貓》平凡的高中生夏木林太郎,從小與經營著名古書店『夏木書店』的祖父一同生活。祖父過世之後,默默接受了關掉『夏木書店』,搬去和姑姑住的安排,直到會說話的虎斑貓「阿虎」突然出現在書店,半哄半騙要林太郎跟他一同前往「將書由困境中解救出來」的危險旅程。原本老舊的古書店壁面突然消失,出現一條神祕的通道,林太郎與阿虎前往第一座迷宮「封閉者」,口口聲聲說愛書的人卻把書鎖在書櫃中、第二座迷宮「剪碎者」,專門研究快速閱讀的學者,聲稱一天可以看十本書、第三座迷宮,也是最後一座迷宮「兜售者」,是《世界第一堂書店》的社長,堅持只出版暢銷書……咦,已經說了再見的小虎,怎麼又出現在林太郎面前,要他去一趟真正的「最後的迷宮」……在一次又一次解救書的冒險中,林太郎開始問:「書本的力量到底是什麼呢?」
本書重點◎夏川草介以細膩與充滿同理心「療癒系」文字風格聞名,前作《神的病歷簿1-3》在臺灣評價極佳,《守護書的貓》為2017.1月新作,於通路反應均有4.5星以上。◎幽默而犀利探討「書本的力量不等於你的力量」「古籍的價值是否存在」「充滿效率的現代閱讀方式 - 速讀與大綱?」「要生存只能賣暢銷書?」等閱讀與出版現代濫觴。◎譯筆極佳,文學性與易讀性兼備。 夏川草介一九七八年生於大阪府。信州大學醫學院畢業。在長野縣的醫院從事地區醫療工作。以《神的病歷簿》獲得第十屆小學館文庫小說獎,就此踏入文壇。該部作品為二○一○年本屋大賞的第二名,為創下150萬本銷量的暢銷書。其他著作有《神的病歷簿2》《神的病歷簿3》《神的病歷簿0》。譯者簡介 高詹燦輔仁大學日本語文學研究所畢業。現為專職日文譯者,主要譯作有《鳥人計畫》、《烏鴉的拇指》、《夜市》、《光之國度》、《蟬時雨》、《劍客生涯》系列、《新選組血風錄》等書。 序 章 故事的開端―005第一章 第一座迷宮「封閉者」―019第二章 第二座迷宮「剪碎者」―071第三章 第三座迷宮「兜售者」―125第四章 最後的迷宮―179終 章 故事的結局―237 第一章 第一座迷宮「封閉者」
夏木書店就像隱沒在老舊的街道上一般,是不起眼的一家小店。它的外型有點獨特。有一條細長的通道從入口處筆直地往內延伸,頂天立地的厚重書架填滿兩側的牆壁,宛如分列兩旁俯視通道一般。頭頂零散地垂掛著造型像復古油燈的電燈,在擦拭晶亮的地板反射下,屋內充盈著柔和的亮光。除了屋內中央擺設了一張結帳用的小書桌外,再無任何裝飾,屋內最深的盡頭處是一塊簡陋的壁板。雖是盡頭,但是從明亮的門口走進店內,看起來屋內的縱深遠比實際來得長,一時會給人一種書籍的迴廊往幽暗深處無限延伸的錯覺。而在這家店的正中央,祖父靜靜坐在一小盞燈底下打開書本閱讀的身影,就像熟練的西洋畫家用心描繪而成的一幅淡雅肖像畫,伴隨著獨特的陰影,深深烙印在林太郎腦中。「書本具有力量。」這是祖父的口頭禪。平時少言寡語,連對孫子也不太說話的祖父,只有在談到書本的時候,會瞇起他原本就很窄細的雙眼,道出充滿熱情的話語。「跨越時代留傳至今的古書,擁有強大的力量。只要閱讀過許多具有力量的故事,你就能得到許多可靠的朋友。」林太郎重新望向填滿店內牆壁的書架。裡頭既沒有流行的暢銷書,也沒有人氣漫畫或雜誌。在現今這書籍原本就不好賣的時代,這樣實在很難生存,店裡的常客不止一次這樣替他們擔心,但身為老闆的這位矮個子老先生,就只是微微點頭感謝他們的好意,對於擺滿門口的尼采全集以及老舊的艾略特詩集,依舊沒有要搬動的意思。這處祖父一手創建的空間,對這位自閉的孫子來說,是很珍貴的休息場所,在學校向來都找不到容身之所的林太郎,一直都在這裡從頭細看每一本書,沉浸在閱讀的世界裡。這可說是林太郎的避風港,他的收容所。林太郎連離開夏木書店幾天都辦不到。「爺爺,你實在太過分了。」正當他悄聲低語時,突然傳來一聲清脆的「叮鈴」聲。林太郎就此回過神來。原來是掛在大門口的門鈴響了。這同時也是有客人到來的信號,但已掛上「休息中」的夏木書店,應該沒有顧客會上門才對。再說了,現在戶外已完全天黑,夜幕低垂。秋葉學長應該是剛走出店門沒多久,但似乎不知不覺間又過了不少時間。他懷疑是自己神經過敏,正要將視線移回書架時—「好個死氣沉沉的書店啊。」聽到這個聲音,林太郎大吃一驚。可是他轉頭望向門口,沒看到半個人影。「如此死氣沉沉,連難得的珍貴藏書也會顯得遜色許多。」聲音反而是從店裡深處傳來。林太郎急忙轉頭,這時他看到的不是人,而是一隻虎斑貓。是一隻黃色和褐色的花紋交雜,體格頗為健壯的貓。牠的花色應該是俗稱的茶色虎斑貓,從臉的上半部到後背都是茶色虎斑,但腹部和腳則覆滿潔淨的白毛,算是一隻體格頗大的貓。在牠背後的昏暗光線下,只有一對眼睛閃耀著深色的翡翠色光輝,筆直地望著林太郎。貓兒柔軟的尾巴擺動著,林太郎暗自低語道:「是貓?」「是貓不行嗎?」貓應道。「是貓不行嗎?」這句話,確實出自那隻貓之口。為之一愣的林太郎,極力發揮他與生俱來的冷靜,他先閉上眼睛,暗自默數三秒後才又睜眼。三種鮮明的毛色,毛茸茸的尾巴,閃耀著犀利光芒的眼睛,呈等腰三角形的一對耳朵。是隻如假包換的貓。虎斑貓的長鬚微微晃動了一下。「小鬼,你眼睛不好是嗎?」不容分說的口吻。「我……」林太郎變得結結巴巴。「我視力是不太好,但我知道眼前有一隻會說人話的貓。」「很好。」虎斑貓一派悠閒地點了點頭,繼續往下說:「我是隻虎斑貓,名叫阿虎。」這隻貓突然自我介紹起來,委實怪異之至。儘管如此,林太郎還是加以回應。「我叫夏木林太郎。」「我知道,夏木書店的第二代當家。」「第二代當家?」這陌生的字眼,令林太郎為之蹙眉。「不好意思,我只是個自閉的宅男。如果是關於書的事,我爺爺比較清楚,可是他已經不在了。」「這不是問題。我要找的是第二代當家。」虎斑貓以近乎高傲的口吻說道,微微瞇起牠那翡翠色的眼睛,緊盯著林太郎瞧。「我想借助你的力量。」從牠口中說出這句很唐突的話。「力量?」「沒錯,你的力量。」「你說的力量,指的是……?」「有許多書被封閉在某個地方。」「書?」「你又不是鸚鵡,不要跟傻瓜似地一再重複我說的話。」這句話劈頭飛來,猶如賞了他一記耳光。那隻貓不理會愣在原地的林太郎,以堅定的口吻接著往下說:「必須解救那些被封閉的書。助我一臂之力吧。」那對翡翠色的眼瞳,看起來熠熠生輝。林太郎沉默了半晌,回望那隻虎斑貓,接著緩緩抬起右手,托向他的眼鏡鏡框。這是他思索時的招牌動作。……………………………………………
「我聽說你將很多書封閉在這裡,所以才前來。」「世事不能單憑傳聞來判斷,要自己眼見為憑。我就只是看書,將看過的每一本書妥善保存在這裡,如此而已。」「看過的書?這裡的書你全都看過?」「那當然。」你看—男子展開雙臂,向他展示這整座大廳。「從你走進的入口處書架開始,到我現在所坐的這個位置上的書,總共四萬七千六百二十二本。這是我到目前為止所看過的書。」「四萬……」男子朝說不出話來的林太郎露出淺笑。「沒什麼好驚訝的。像我這種引領時代進步的知識分子,時時都得閱讀大量的書籍,持續鍛鍊自己的知識和哲學。換句話說,擺在這裡的各種書籍,在背後支持著今日的我。書可說是我的重要夥伴。因此,你們那莫名其妙的說法,令我很困惑。」他緩緩蹺起二郎腿,神色倨傲地睥睨林太郎。幾欲要把人吹垮的強烈自負和自信,化為無聲的壓力,朝這處空間壓迫而來。儘管如此,林太郎仍舊牢牢站穩,因為有個很單純的疑惑,勝過這令人喘不過氣來的壓迫感。「可是,你竟然把書放進這樣的玻璃櫥櫃裡……」這些展示櫥櫃全都玻璃門緊閉,把手處還很嚴密地掛著大鎖。林太郎不清楚貓所說的「封閉書本」這句話真正的含意,但至少他知道這不是一般藏書的擺放方式。雖然美觀,卻讓人看得喘不過氣來。簡單來說,這根本就是——「太不自然了。」男子為之蹙眉。「對我來說,這都是很重要的書本。也可以說是我愛這些書,為了收好這樣的寶物而替它們上鎖,有什麼不自然?」「但如果是這樣,它們就不像書,反倒像藝術品了。用氣派的大鎖鎖上,明明是自己的書,卻連自己要拿都不方便。」「拿?為什麼要拿?我明明已經看過一遍了。」男子蹙緊眉頭的模樣,林太郎感到困惑。「書不是看過一遍就沒了吧?有時還會再回頭看……」「回頭看?你是笨蛋嗎?」男子冷冷地拋出這句話。這名穿白西裝的男子,緩緩朝玻璃門伸出他修長的手指。「你什麼都沒聽說過嗎?我每天都忙著看新書。光是要達到每個月的標準就已經夠辛苦了。要回頭看已經看過的書,我才沒這個閒工夫呢。」「不會再回頭看?」「這是當然。」見林太郎說不出話來,男子搖了搖頭,似乎很受不了他的愚蠢。「瞧你傻到這種程度,我就當作是因為你還年輕吧。若不這麼做,我會因為這三分鐘無意義的對話而感到絕望。你聽好。這世上的書疊起來就像山一樣高。過去有繁不可數的作品問世,今後也繼續會有作品問世。根本沒空一再回頭看同一本書。」他滔滔不絕說著,在遼闊的大廳裡形成回響。林太郎有種近乎暈眩的飄浮感,令他覺得很不舒服。「這世上有許多人號稱是愛書人士。但像我這種身分的人,被迫得看更多書。比起看一萬本書的人,能看十萬本書的人更有價值。光這樣就有很多書等著要看了,竟然還要回頭看同一本書,這不是浪費時間是什麼?」這樣你懂了吧?瞇起眼睛的男子,眼中帶有利刃般犀利的冷光。那是近乎瘋狂,極度自信的光芒。林太郎雙唇緊抿,回望這名男子。並非因為鬥志萎縮或恐懼,單純只是因訝異而說不出話來。男子所說的話,也並非毫無道理。儘管每一個磚塊看起來都歪斜扭曲,卻能緊密而無縫隙地組成一堵高牆。這理論說得通,男子對此也頗為自負,所以才能講出如此堅定不搖的話語。「書本具有力量。」這是祖父的口頭禪。而眼前這名男子同樣也提到書本的力量,還說這種力量支持著他。可是——林太郎右手托向鏡框。他覺得有哪裡不對勁。男子這番話當中,有某個地方扭曲了。如果是祖父,應該會以他慣有的冷靜聲音回答林太郎的疑問。「我很忙。」男子再次說道。同時緩緩轉動椅子,改為面向書架。再次在膝上打開書本,伸出右手指向大門。「請回吧。」林太郎無言以對。貓也只是在一旁靜靜感受這苦悶沉默的滋味。男子似乎已對林太郎他們不感興趣,又開始翻起了書本。不帶情感的嘩啦嘩啦聲,在巨大的白色大廳裡響起。同時也聽到「嘎」的一聲低沉聲響,因為入口大門已開啟。門外並不像剛才那樣,有人前來帶路。門外滿是漆黑的幽暗。林太郎感受到一股毛骨悚然的寒氣,微微打了個哆嗦。「快動腦筋想啊,第二代當家。」貓突然如此說道。「這傢伙之所以不好對付,是因為他說的話當中帶有真實。」「真實?」「沒錯。在這座迷宮裡,真實的力量最為強大。只要朝它加上信念,不管再怎麼扭曲歪斜,也不會輕易傾倒。但並非所有都是真實。」貓緩緩向前邁出一步。「當中一定有弱點。這傢伙巧妙地以言語堆疊出這番話,但並非句句是真。當中一定存有謊言。」「謊言是吧……」空氣突然飄然流動,林太郎回身望向入口。一陣風從門外的黑暗吹來。不,是風流進黑暗中。就像要將林太郎他們吸入般,緩緩流動的風,開始漸漸由弱轉強。風流動的方向,是那漆黑的幽暗。一股寒意從林太郎背後流過。他移回視線,發現那名男子仍若無其事地埋首於書本中。可能就快看完了吧。那一大本書已來到最後幾頁。而那本看完的書,將會被收進書架的玻璃門內,然後上鎖,當成裝飾品,再也不會拿在手上。原來如此,書本確實被封閉在這裡。在開始呼嘯的強風中,貓對林太郎說了些話,但他沒回答。他就只是望著那廣大的玻璃櫥櫃。過沒多久——「如果是謊言的話,確實有。」那是宛如喃喃自語般的聲音。但男子的肩膀卻為之一震。「這當中確實有謊言。」林太郎再次清楚地說道,這時男子緩緩轉頭望向他。那眼神宛如要將人刺穿,但林太郎不顯一絲怯色。「你說謊。你聲稱自己愛書,但這並非事實。」「你這話可真有意思。」男子很快便做出反應,顯得很不自然。「年輕人,在你惹惱我之前,快點帶著那隻礙眼的貓離開吧。」「你根本就不愛書。」林太郎再次說道。面對以端正姿態回望的林太郎,男子似乎略顯怯縮。「你有什麼根據……」「看就知道了。」林太郎的聲音出奇地強勁有力。林太郎自己也對此感到驚訝,但他很自然地接著往下說。「這裡確實有很多書。書的種類和領域之廣泛,也非比尋常,當中還有現今已很少看到的珍貴古書。但也僅只於此。」「僅只於此?」「例如這十本《達太安浪漫三部曲》。」林太郎指向他右手邊書架上那十本排成一列,裝訂精美的書籍。白底燙金的清爽封面,上頭以剛勁有力的字體列出書名。出自亞歷山大.仲馬之手的這部長篇巨著,以美麗之姿坐鎮此處。「雖然很少有機會可以看到它整套齊備,但這十本書幾乎沒有打開過的痕跡。這套書體積頗大。就算再怎麼小心翻閱,難免還是會有摺痕。但它卻這麼漂亮嶄新,就像剛送達似的。」「對我來說,這就像寶物一樣。每本書我都很小心翻閱,看完後擺在這裡,這是我平常的習慣,同時也是我的嗜好。」「那為什麼沒有第十一卷?」一聽聞林太郎此言,男子眉頭微微上挑。「《達太安浪漫三部曲》全套應該是十一卷才對。你少了最後一卷《吾劍,永別了》。」男子雙唇緊抿,像雕像般文風不動。林太郎不予理會,繼續往下說,這次他改為抬起右手。「擺在那裡的《約翰.克利斯朵夫》也是,看起來像是上下卷齊備,但原本應該有中卷,一共三卷才對。而這邊的《納尼亞傳奇》,同樣也少了《奇幻馬和傳說》這卷。你口口聲聲說書是你的寶物,但你的擺放方式卻很馬虎。也就是說,這裡看起來像是一應俱全,但仔細看過後會發現,這書架根本就不正常。」林太郎保持他平淡的口吻,仰望廣大的大廳天花板。不知從什麼時候起,風的流動變弱了。「存在於這裡的,不是放置重要書本的書架。單純只是用來誇耀你個人藏書的展示櫥窗。」林太郎想了一會兒後,回望男子。「真正的愛書人不會這樣處理。」林太郎腦中浮現祖父靜靜翻閱書本的側臉。祖父會不斷回頭看自己鍾愛的書,翻到書都快破了,悠然沉浸在故事中,心滿意足地瞇起眼睛。祖父雖然很珍惜書店裡的書本,但他的目的並非拿它們當裝飾。祖父一手創建的,不是金光閃閃的美麗空間,而是儘管老舊,卻維護得很講究,讓人很想伸手觸摸的書架。所以林太郎才會看過這麼多書。守著這種書架的祖父,某天說了一句話,令他印象深刻。「看很多書固然不錯,但有件事絕不能搞錯。」聽到林太郎不由自主說出的這句話,穿白西裝的男子就只是身子微微一震。在沒有應答聲的緊繃寂靜中,林太郎像是回憶一點一滴浮現般,接連著往下說。「書本有強大的力量。但那終究都只是書本的力量,不是你的力量。」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