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附神 : 我那借身給神明的父親

  • Hit:28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國立臺東大學
可借閱 1 人

借期 7 天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神附於乩身的父,與女兒的溫柔對話 在煙霧縹緲中,有東西進入他的身體,他成了另一個自己──神。神在時,父親不在……高翊峰、蔣亞妮 專序王盛弘、伊格言、沈信宏、吳曉樂、周芬伶、陳思宏 深情推薦(按照姓氏筆畫排列)高翊峰:「這一次,妳附身於令人期待的小女兒,面向大海,拋擲了自己的字。我順著出版的精緻編排,也站上那座海崖,同步往回拋擲了那即是墜落中、也是飛翔中的情感狀態。……我曾經等待,屬妳的幽微光耀,至少越過了十年以上的時光。不過從相信到相信以後的故事裡,說明了在這路上的漫長等待,如此值得。」蔣亞妮:「早在我開始書寫之前,我等她一如等待自己最初的書寫。……沒有人也沒有神能教我們的事,在這本書裡,都被她化解與祭改般的,替換成了穩當的字,十幾年的修煉終究讓這本書成型,同時保有著最初與最新的模樣。」沈信宏:「乩身父親算不清自己的命,她寫,把他們多舛的舊命,抵著筆尖,力寫到透出血淚。未來是一張白紙,寫字小女一切未知,卻將順順勢勢,雙手絕對緊握不放,因為她已經從父親的信仰裡,修煉出自己的神。」吳曉樂:「《附神》一書,是林家父女倆各顯神靈。父親凡人之軀為神所借,他的寫字小女下筆亦是處處有神。打小『與神同行』的徹俐,洞明了虔誠背後的私慾薰繚,也看盡深溺之人易扯人下水的傾向。」周芬伶:「神退之後,是疲憊、無奈、悲苦,作為乩身父親的悲劇貫穿全書,是父神也是附神之血書,情意與靈思晃動。累積十餘年,灣裡通靈少女成為都會文學女子,以文字入神,深入台灣底層鬼神世界,爆發不可思議的文學景象。」陳思宏:「父親是神明的翻譯者,靈力附身,寫符為凡人解惑。女兒寫散文,或許也像父親寫符,以文學重返家族往事,拉出性別的、宗教的、親情的辯證,問神問鬼問天問父,坦白真誠,滿紙勇氣。」---------曾有一說,父親是女兒通往世界的媒介,倘若父親同時是神在人間的媒介呢?自小,她便知道父親是替神行事的使者,在自家客廳裡,她目睹神透過父親身體,處理人世間疑難雜症,種種與人有關的困擾。原本,熟悉且固定面孔來此,隨著口耳相傳,陌生人進駐,闖入私密生活空間。陌生人帶來更多陌生人群,神到時,問事者必到,神不來的日子,家則回歸寧靜。關於神,她說:沒有見過神,不知道祂是否在那神像軀殼裡,還是如父親所說雲遊四海,而作為神之乩身也只是替代,父親把身體借給神,在某些時間裡自身主權喪失,成為一具載體。──〈神驅〉對於有所求的人,她認為:新的求神隊伍裡職業身分混雜,觀察一段時間,便能知曉有人生活不缺但真心信仰,也有人因發覺自我的不足與缺漏,需要天上的神,加上地上的神一併付出神力。──〈借問眾神明〉面對父親,她態度是:為了剪斷命運或父親性格裡那條環帶,我努力讓自己聽得他人言語中真實與虛假,我決定成為第一個絕對相信父親,且對他絕對誠實的人。──〈入乩之前:相信〉神究竟在不在?這是她長久以來的疑惑。善男信女目睹父親敞開軀體接納神,證明了神在,卻也因其額外所求,神力抵不過人性的貪求。這是一本描繪父親與神之書,也是女兒給父親的一場獨有的演唱會。透過文字,是為了感受不被了解的父親,也是為了自己。信仰虔誠的父親卸下神的光圈後,也如凡人,有自己的忙碌和煩惱,如莫比斯環般,在信任與被背叛中迴旋往復。努力讓自己聽懂他人語言中虛假與真實的女兒,試圖讓自己成為父親背後剛強的屏障。懂命理的人都知道,人的命運不能被說破,否則將起變化。從不信到成為神使,從質疑到相信,一生有如濃密森林般的父親,正式開啟???隨書附贈「福符」書卡(3*10公分)一張。神明開出的符多種,如最常見的淨符,為清除穢氣之符。而「福符」,則有帶來好運,增加運氣、貴人之意。?封面設計理念:即便替神行事的使者,神不來的日子仍是一位父親。雖然父親職業特殊,但家家那本難念的經依然難念。本書藉由父親的特殊職業,來對比家庭遇到的那些平凡不過的日常中,親戚之間與家庭關係的緊張。畫面中煙霧裊繞圍繞著父親「工作中」七星步伐的身影作為引子、俱儀式配色的金色、紅色配色點綴,但又浮誇太過宗教的形式感,給人一種父親工作時手足胼胝的形象。封面使用大亞進口美術紙張五色印刷,並以燙金方式象徵香灰噴出的光芒。──海流設計

林徹俐生於台南靠海小鎮灣裡,寫字的白羊座女子,從1999年開始喜歡五月天。東海大學中文所碩士畢,現就讀於中正大學中文所博士班。在各端奔忙的日子裡,希望能將生活所感都化為文字,期望自己能成為不斷書寫的人,在遙遠未知的未來繼續寫著。作品曾榮獲府城文學、紫荊文學獎、懷恩文學獎、打狗鳳邑文學獎、時報文學獎、國藝會補助等。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