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巨浪的起點 鹿港反杜邦運動30週年紀錄文集

  • Hit:52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1986年鹿港的反杜邦運動,一般公認是80年代,推動台灣各類社會運動的起點,深刻影響解嚴後台灣社會的發展。 本書由1988年才出生的青年范綱塏,費時一年餘,走訪鹿港、台中、台北,採集當年親身參與的鹿港民眾、知識青年、進步學生、媒體記者、學者專家的證言、回憶、評論,編撰整理相關文獻而成。書中收錄:人間雜誌攝影記者蔡明德反杜邦歷史現場珍貴照片30餘幀 ?世新大學社發所教授陳信行:〈三十年後,杜邦真的消失了〉、台灣大學公衛學院副院長詹長權:〈台灣不可迴避的道德難題-六輕與杜邦〉 兩篇學殖深厚的專論。知名媒體人楊渡(文化總會秘書長)、楊憲宏(央廣節目主持人)、吳典蓉(風傳媒總編輯)、劇場詩人鍾喬(差事劇團團長)、名導演陳文彬(彰化縣文化局長)、年輕學人吳介民(中研院社會所)、鍾秀梅(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系)…等,的回憶與評論。 ?鹿港民眾(李棟樑、郭繁男、陳錦祥、粘錫麟、施文炳、紀月霞…)的歷史證言。人間雜誌發行人陳映真於當年反杜邦設廠問題座談會的發言。陳映真先生針對跨國資本汙染輸出與第三世界國家環保法令雙重標準的分析與批判,至今讀來猶有震聾發瞶之效,特此推薦。內容介紹出版緣起序一:三十年後,杜邦真的消失了-陳信行(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 副教授)序二:台灣不可迴避的道德難題-詹長權(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 副院長)上篇 回首波瀾洶湧時反杜邦口述史鹿港民眾的證言工業開發應該要有監督機制-王宜龍從運動的周圍看-王康壽一位地方記者的回憶-何國榮後續環保工作的基地-吳長邦為了我們得子孫後代-李棟樑「有損無益」的杜邦-施招楊杜邦、彰濱、消失的漁村-洪一平為了鹿港的清淨作伙打拚行-紀月霞為了大家的好處,我們不怕!-張政義讓鹿港人有一塊清淨的土地-郭繁男先知先覺的環境運動-陳景祥鹿港反掉了發展的機會-蔡金星從鹿港文化淵源看反杜邦運動-施文炳我人生的分水嶺-粘錫麟知識青年的介入回憶那段「陸上行舟」的歲月-范振國一個黨外的視角-張富忠反杜邦前後-廖永來回到人間的現場-鍾喬媒體輿論的正義鹿港、後勁、水源里-王智章綠色小組最特殊的一支影片-李三沖在地的力量,文化的根-林信誼媽祖廟裡燒香的人們-楊渡今天的台灣,就是當年的鹿港-楊憲宏一場不簡單的運動-蔡明德進步學生的參與1986,鹿港之夏-吳介民我們不忘初衷-吳典蓉1986那一年,當鹿港反杜邦的號角響起…-林深靖從校園走向民眾-陳啟斌鹿港囝仔反思反杜邦卅年-陳文彬從文藝認識到鄉土實踐-鍾秀梅下篇 故壘西邊反杜邦運動歷史文獻杜邦設廠問題座談會官方資方的說法杜邦為何選擇了鹿港-陳慶國政府為何引進杜邦-周先生環境決策與公眾參與-沈世宏學者專家的良知工業發展與環境汙染-施信民區域空間政策、環境汙染、自力救濟-夏鑄九環境權與自力救濟運動是天賦人權-李鴻禧社會代價與人文代價-陳映真經濟發展與社會發展-張曉春科學工作者與環境保護的促進-黃提源環境權之特性與自力救濟運動-柴松林文獻‧圖片彰濱工業區開發失敗史反杜邦相關文獻反杜邦大事記跋 歷史浪濤的召喚-范綱塏內文試閱為了我們的子孫後代李棟樑(彰化縣公害防治協會創會會長)民國74年12月24日,我們在聯合報的一個小版面上,看到了杜邦要來鹿港設廠的新聞。鹿港居民大部分以討海、插蚵仔為生,對杜邦來彰化設廠、生產二氧化鈦這樣的事情,是不了解的。但在這之前,彰化已經有台化的工廠。台化生產出來的,刺激性的東西,排出的廢氣、臭氣味道讓人不能接受。杜邦公司要來彰濱工業區設廠,就讓鹿港人聯想到:這會不會是第二個台化?除了台化的問題外,還有五輕汙染、二仁溪的廢五金污染,這些新聞也都給鹿港居民「杜邦可能很危險」的感覺,也才會有「反杜邦」這樣預防性的運動出現。當時我拿著新聞剪報,去找當時的黃錫棔前議員。一個鄉下小孩子,這些東西其實都不懂,黃議員是政治的前輩,知識多。我就和他討論杜邦來設廠的問題,談了很多的面向,還有我們居民該如何反應。因為資訊很缺乏,我們拜託黃議員從日本轉手帶來化工相關的資料,幫助大家了解這些訊息。經歷了半年之後,我們才有相關的動作。知識人會說,鹿港的反杜邦運動對台灣來說很重要,但其實,鹿港在杜邦設廠之前,只是個純樸的、古意的小鎮,並沒有任何的群眾運動經驗。運動的成功,都要謝謝那些從外地來的朋友們,像是范振國、盧思岳、蔡明德、楊渡…這些人的幫忙,後來也和我結拜為兄弟。因為和他們共事,我們才學到群眾運動的方法。除了外人的幫忙,在鹿港,我們也有不同的工作,例如粘錫麟,他的文筆好,主要負責寫文章;郭繁男和鄉里居民互動較多,主要協助組織動員,在遊行街頭衝第一線;我是負責宣傳、說明運動的目的,也提供我們家的香鋪作為運動辦公室。因為家裡經營生意,經濟狀況比較寬裕,也提供參與運動的朋友們財務上的支助。反杜邦運動期間,我參選彰化縣議員,用「反杜邦」的環保議題當作我的競選訴求,也獲得不少的支持。反杜邦運動在戒嚴時期進行,也有一些警察、情治單位的介入。不過因為議員的身分,軍、警單位對我都很禮遇。每次地方的遊行結束之後,我也會對大家說:「如果等一下有警察去到你們家問話,就說是李棟樑叫你來的!」有個人願意替他們負責,也讓鄉親可以安心。但是也不總是都這麼順利,像是台中師管區的司令、彰化團管區的司令,這些上校都曾經來找過我,甚至當面威脅我要把我抓起來,我也和他們回應:「我支持環保、愛台灣,難道有錯嗎?難道你不愛台灣嗎!」這樣的回答,讓他們啞口無言。其中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有一回這些運動的朋友,還有一些記者們在家裡談話。突然,鹿港分局刑事組的組長陳嘉柏,帶了幾個警察來到家裡,還當面和我嗆聲:「李棟樑!我勸你不要再反對杜邦公司設廠了!你再這樣做下去,難道想和林義雄一樣被抄家滅族嗎?」面對這樣的威脅,我當時站起來,這麼說到:「陳組長,關心環保的人,不是只有我一個,是很多的人都在關心的議題!今天,就算你真的把我做掉了,還會有更多人繼續為了環保運動,投身在裡面。你難道要把這些人通通都做掉嗎?」陳組長聽完之後,不發一語,只好帶著警察們悻悻然的離開了。現在說起來都很輕鬆,在當時候可是很危險的,如果不是抱著一種憨直的膽量,也不會這麼堅持下去。也因為這次陳組長的威脅,激起了我們策劃更激進的活動。後來,我們在一天之內,用最秘密的方式,聯絡地方角頭、宮廟人員,把民眾集合起來。表面上和大家說,我們準備要去台北遊覽,實際上我們把特別印製的T恤、公害防治協會的會旗、國旗,還有寫著「怨」的紙板、抗議牌,全部偷偷地藏好。那天我們的遊覽車附近還有鹿港分局的偵防車跟著,不過他們也不知道我們上台北真正的目的是什麼。就是1986年12月13日那天,我們到了總統府前抗議,也成為全台第一個在總統府前抗議的環境運動事件。除了軍警單位之外,杜邦公司本身也和我們私下接觸過。有一天,一位自稱未來會在杜邦公司擔任廠長的先生來找我。他自我介紹名叫陳慶國,是彰化溪湖人。他向我保證:未來在台灣,杜邦公司造成的汙染,都會妥善處理;營運的過程還可以分給我一些利潤,現在想想,這算是在勸退我吧。那時「彰化縣公害防治協會」已經成立了,出去談判之前,我也和當時的秘書長施文炳先生報告了這件事。我當時和陳先生說:「杜邦是美國公司,可是第一:杜邦在美國,造成了臭氧層的破壞,答應要改善這個問題,到今天還沒有改善。第二,美國有核廢料的問題,他們把核廢料用塑膠和紙箱粗糙的打包之後,任意棄置在沼澤地裡面,這些沼澤地到今天都還沒辦法復原。美國人都欺騙美國人了,你覺得台灣人可以相信你們嗎?」這個廠長才沒說話,我繼續和廠長說了:「如果不是因為是鹿港,我們不會這麼用力進行抗爭的。」所以說「我愛鹿港,不要杜邦」。經過了一年多的抗爭,反杜邦的運動成功擊退了杜邦公司的設廠。結束之後,我繼續議員的工作,做了兩屆。後來參選鹿港鎮鎮長,在民國83年到91年服務鹿港的鄉親們。這當中我也去了其他的環境運動現場,例如杜邦在桃園觀音的設廠,前後我也去現場看了狀況;張國龍博士參加反核四遊行時,我也到現場去指揮幫忙。鎮長退職之後,我就不再從事公職,開始經營現在的有機肥料事業。要說現在從事肥料事業,其實也和反杜邦有關係。反杜邦運動讓我看到工業污染的傷害,也讓我去思考:今天我們生活在這片土地上,後代的子孫還要繼續生活在這裡。如果說,我們就這麼將環境給破壞了,那我們的子孫該怎麼辦?我們這一代的人,不可以這麼自私的就把所有的資源給消耗完。像是我現在研究的肥料,就是希望可以重新活化那些因為使用過多化學肥料、農藥,而壞死、受傷的土壤,讓土地可以永續發展。在反杜邦運動期間,我深深的覺得,我們來到這個世間,就應該對這個社會有一點貢獻,這一生才不會有白白活著的感覺。今天,經過了30年,回首過去,參加了反杜邦、參加了各種的環保運動,我想我這一生,沒有白活。(2016年04月30日 彰化縣公害防治協會會址 范綱塏採訪整理)

1986年鹿港的反杜邦運動,一般公認是80年代,推動台灣各類社會運動的起點,深刻影響解嚴後台灣社會的發展。 本書由1988年才出生的青年范綱塏,費時一年餘,走訪鹿港、台中、台北,採集當年親身參與的鹿港民眾、知識青年、進步學生、媒體記者、學者專家的證言、回憶、評論,編撰整理相關文獻而成。書中收錄:人間雜誌攝影記者蔡明德反杜邦歷史現場珍貴照片30餘幀 ?世新大學社發所教授陳信行:〈三十年後,杜邦真的消失了〉、台灣大學公衛學院副院長詹長權:〈台灣不可迴避的道德難題-六輕與杜邦〉 兩篇學殖深厚的專論。知名媒體人楊渡(文化總會秘書長)、楊憲宏(央廣節目主持人)、吳典蓉(風傳媒總編輯)、劇場詩人鍾喬(差事劇團團長)、名導演陳文彬(彰化縣文化局長)、年輕學人吳介民(中研院社會所)、鍾秀梅(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系)…等,的回憶與評論。 ?鹿港民眾(李棟樑、郭繁男、陳錦祥、粘錫麟、施文炳、紀月霞…)的歷史證言。人間雜誌發行人陳映真於當年反杜邦設廠問題座談會的發言。陳映真先生針對跨國資本汙染輸出與第三世界國家環保法令雙重標準的分析與批判,至今讀來猶有震聾發瞶之效,特此推薦。內容介紹出版緣起序一:三十年後,杜邦真的消失了-陳信行(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 副教授)序二:台灣不可迴避的道德難題-詹長權(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 副院長)上篇 回首波瀾洶湧時反杜邦口述史鹿港民眾的證言工業開發應該要有監督機制-王宜龍從運動的周圍看-王康壽一位地方記者的回憶-何國榮後續環保工作的基地-吳長邦為了我們得子孫後代-李棟樑「有損無益」的杜邦-施招楊杜邦、彰濱、消失的漁村-洪一平為了鹿港的清淨作伙打拚行-紀月霞為了大家的好處,我們不怕!-張政義讓鹿港人有一塊清淨的土地-郭繁男先知先覺的環境運動-陳景祥鹿港反掉了發展的機會-蔡金星從鹿港文化淵源看反杜邦運動-施文炳我人生的分水嶺-粘錫麟知識青年的介入回憶那段「陸上行舟」的歲月-范振國一個黨外的視角-張富忠反杜邦前後-廖永來回到人間的現場-鍾喬媒體輿論的正義鹿港、後勁、水源里-王智章綠色小組最特殊的一支影片-李三沖在地的力量,文化的根-林信誼媽祖廟裡燒香的人們-楊渡今天的台灣,就是當年的鹿港-楊憲宏一場不簡單的運動-蔡明德進步學生的參與1986,鹿港之夏-吳介民我們不忘初衷-吳典蓉1986那一年,當鹿港反杜邦的號角響起…-林深靖從校園走向民眾-陳啟斌鹿港囝仔反思反杜邦卅年-陳文彬從文藝認識到鄉土實踐-鍾秀梅下篇 故壘西邊反杜邦運動歷史文獻杜邦設廠問題座談會官方資方的說法杜邦為何選擇了鹿港-陳慶國政府為何引進杜邦-周先生環境決策與公眾參與-沈世宏學者專家的良知工業發展與環境汙染-施信民區域空間政策、環境汙染、自力救濟-夏鑄九環境權與自力救濟運動是天賦人權-李鴻禧社會代價與人文代價-陳映真經濟發展與社會發展-張曉春科學工作者與環境保護的促進-黃提源環境權之特性與自力救濟運動-柴松林文獻‧圖片彰濱工業區開發失敗史反杜邦相關文獻反杜邦大事記跋 歷史浪濤的召喚-范綱塏內文試閱為了我們的子孫後代李棟樑(彰化縣公害防治協會創會會長)民國74年12月24日,我們在聯合報的一個小版面上,看到了杜邦要來鹿港設廠的新聞。鹿港居民大部分以討海、插蚵仔為生,對杜邦來彰化設廠、生產二氧化鈦這樣的事情,是不了解的。但在這之前,彰化已經有台化的工廠。台化生產出來的,刺激性的東西,排出的廢氣、臭氣味道讓人不能接受。杜邦公司要來彰濱工業區設廠,就讓鹿港人聯想到:這會不會是第二個台化?除了台化的問題外,還有五輕汙染、二仁溪的廢五金污染,這些新聞也都給鹿港居民「杜邦可能很危險」的感覺,也才會有「反杜邦」這樣預防性的運動出現。當時我拿著新聞剪報,去找當時的黃錫棔前議員。一個鄉下小孩子,這些東西其實都不懂,黃議員是政治的前輩,知識多。我就和他討論杜邦來設廠的問題,談了很多的面向,還有我們居民該如何反應。因為資訊很缺乏,我們拜託黃議員從日本轉手帶來化工相關的資料,幫助大家了解這些訊息。經歷了半年之後,我們才有相關的動作。知識人會說,鹿港的反杜邦運動對台灣來說很重要,但其實,鹿港在杜邦設廠之前,只是個純樸的、古意的小鎮,並沒有任何的群眾運動經驗。運動的成功,都要謝謝那些從外地來的朋友們,像是范振國、盧思岳、蔡明德、楊渡…這些人的幫忙,後來也和我結拜為兄弟。因為和他們共事,我們才學到群眾運動的方法。除了外人的幫忙,在鹿港,我們也有不同的工作,例如粘錫麟,他的文筆好,主要負責寫文章;郭繁男和鄉里居民互動較多,主要協助組織動員,在遊行街頭衝第一線;我是負責宣傳、說明運動的目的,也提供我們家的香鋪作為運動辦公室。因為家裡經營生意,經濟狀況比較寬裕,也提供參與運動的朋友們財務上的支助。反杜邦運動期間,我參選彰化縣議員,用「反杜邦」的環保議題當作我的競選訴求,也獲得不少的支持。反杜邦運動在戒嚴時期進行,也有一些警察、情治單位的介入。不過因為議員的身分,軍、警單位對我都很禮遇。每次地方的遊行結束之後,我也會對大家說:「如果等一下有警察去到你們家問話,就說是李棟樑叫你來的!」有個人願意替他們負責,也讓鄉親可以安心。但是也不總是都這麼順利,像是台中師管區的司令、彰化團管區的司令,這些上校都曾經來找過我,甚至當面威脅我要把我抓起來,我也和他們回應:「我支持環保、愛台灣,難道有錯嗎?難道你不愛台灣嗎!」這樣的回答,讓他們啞口無言。其中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有一回這些運動的朋友,還有一些記者們在家裡談話。突然,鹿港分局刑事組的組長陳嘉柏,帶了幾個警察來到家裡,還當面和我嗆聲:「李棟樑!我勸你不要再反對杜邦公司設廠了!你再這樣做下去,難道想和林義雄一樣被抄家滅族嗎?」面對這樣的威脅,我當時站起來,這麼說到:「陳組長,關心環保的人,不是只有我一個,是很多的人都在關心的議題!今天,就算你真的把我做掉了,還會有更多人繼續為了環保運動,投身在裡面。你難道要把這些人通通都做掉嗎?」陳組長聽完之後,不發一語,只好帶著警察們悻悻然的離開了。現在說起來都很輕鬆,在當時候可是很危險的,如果不是抱著一種憨直的膽量,也不會這麼堅持下去。也因為這次陳組長的威脅,激起了我們策劃更激進的活動。後來,我們在一天之內,用最秘密的方式,聯絡地方角頭、宮廟人員,把民眾集合起來。表面上和大家說,我們準備要去台北遊覽,實際上我們把特別印製的T恤、公害防治協會的會旗、國旗,還有寫著「怨」的紙板、抗議牌,全部偷偷地藏好。那天我們的遊覽車附近還有鹿港分局的偵防車跟著,不過他們也不知道我們上台北真正的目的是什麼。就是1986年12月13日那天,我們到了總統府前抗議,也成為全台第一個在總統府前抗議的環境運動事件。除了軍警單位之外,杜邦公司本身也和我們私下接觸過。有一天,一位自稱未來會在杜邦公司擔任廠長的先生來找我。他自我介紹名叫陳慶國,是彰化溪湖人。他向我保證:未來在台灣,杜邦公司造成的汙染,都會妥善處理;營運的過程還可以分給我一些利潤,現在想想,這算是在勸退我吧。那時「彰化縣公害防治協會」已經成立了,出去談判之前,我也和當時的秘書長施文炳先生報告了這件事。我當時和陳先生說:「杜邦是美國公司,可是第一:杜邦在美國,造成了臭氧層的破壞,答應要改善這個問題,到今天還沒有改善。第二,美國有核廢料的問題,他們把核廢料用塑膠和紙箱粗糙的打包之後,任意棄置在沼澤地裡面,這些沼澤地到今天都還沒辦法復原。美國人都欺騙美國人了,你覺得台灣人可以相信你們嗎?」這個廠長才沒說話,我繼續和廠長說了:「如果不是因為是鹿港,我們不會這麼用力進行抗爭的。」所以說「我愛鹿港,不要杜邦」。經過了一年多的抗爭,反杜邦的運動成功擊退了杜邦公司的設廠。結束之後,我繼續議員的工作,做了兩屆。後來參選鹿港鎮鎮長,在民國83年到91年服務鹿港的鄉親們。這當中我也去了其他的環境運動現場,例如杜邦在桃園觀音的設廠,前後我也去現場看了狀況;張國龍博士參加反核四遊行時,我也到現場去指揮幫忙。鎮長退職之後,我就不再從事公職,開始經營現在的有機肥料事業。要說現在從事肥料事業,其實也和反杜邦有關係。反杜邦運動讓我看到工業污染的傷害,也讓我去思考:今天我們生活在這片土地上,後代的子孫還要繼續生活在這裡。如果說,我們就這麼將環境給破壞了,那我們的子孫該怎麼辦?我們這一代的人,不可以這麼自私的就把所有的資源給消耗完。像是我現在研究的肥料,就是希望可以重新活化那些因為使用過多化學肥料、農藥,而壞死、受傷的土壤,讓土地可以永續發展。在反杜邦運動期間,我深深的覺得,我們來到這個世間,就應該對這個社會有一點貢獻,這一生才不會有白白活著的感覺。今天,經過了30年,回首過去,參加了反杜邦、參加了各種的環保運動,我想我這一生,沒有白活。(2016年04月30日 彰化縣公害防治協會會址 范綱塏採訪整理) 策劃單位:台灣綠色小組影像紀錄永續協會1986年,由王智章、傅島、李三沖等人組織的「綠色小組」。組織目地以簡便電子攝影機(ENG)拍攝、記錄1980年代末期臺灣社會運動現場。並透過非正式管道,以錄影帶的方式散佈社運現場的訊息。在解嚴前夕,綠色小組的影像,突破了臺灣的言論噤啞和資訊限制。綠色小組經歷四年之後解散,共留下1800捲VHS錄影帶紀錄,總紀錄時間接近3000小時,包含人權運動、原住民運動、農運、工運與環保運動等等,內容豐富多元。2006年原小組成員與社運界、傳播界的朋友們共同成立「台灣綠色小組影像紀錄永續協會」,並與台南藝術大學合作,將原始錄影帶進行修復、保存。2013年3月,所有檔案全面數位化,並提供各界免費瀏覽。主編:范綱塏范綱塏,1988年01月08日生,台灣桃園人。東海大學歷史學系碩士班畢業。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