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夜間遠足

  • Hit:187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第二屆本屋大賞第一名第二十六屆吉川英治文學獎《書的雜誌》年度十大最佳小說第一名日本銷售超過一百萬冊,二〇〇五年日本最熱門、獲獎最多的作品
走過「步行祭」之後,我們就要跨過成長的界線,變成大人了。
這本書最適合小孩送給心已經被污染的大人,或是大人送給失去純真的小孩。 ──朝日新聞 書評
步行祭──1200名師生攜手遠足24小時、80公里,是北高畢業生永難忘懷的成年禮,這天的點點滴滴,都濃縮成「青春」二字。
長達二十四小時的「步行祭」,是北高全校學生一千兩百人每年都會一同挑戰的傳統活動,對於高三學生而言,也是高中生涯最後的活動。大家一起在長夜中漫步時,有些人忙著與好友製造回憶、有些人思考著即將面對的未來、也有人只是一直將目光焦點放在意的人身上,走到累時,也會開始跟自己說話。
在黑暗的掩護下,大家忍不住說出白天絕對不可能吐露的事情,得知對方令人意外的一面和真心……這個秋季夜晚發生的一切都讓人懷念不已,就好像整個青春都濃縮在這一天,幻化成讓人想要一直走下去的夜間遠足。
「虧大了。我應該更盡情去享受青春的。」「可是你現在不是也在享受青春嗎?」
高中生涯的最後一場步行祭,明明是向前走,我們卻不斷的回頭望。那些眷戀的、傻氣的、純粹的;憤怒的、遺憾的、遺忘的;悲傷與希望,平凡與張狂,都是時間的禮物,不能拒絕。
「不只是白晝黑夜,他覺得自己現在正站在各種事物的界線上。大人與小孩、現實與虛構。步行祭這場活動,就像是小心翼翼地踩在這樣的界線上前進,避免墜落到任何一邊。能否順利扮演完高中生這樣一場虛構的、最後的幻想曲,就看今晚。」
本書特色
雖然是青春小說,卻沒有一般青春小說熱鬧的熱血氣氛,大概是因為故事發生的時間在夜間,而且主角們都快累死了吧!前半部的節奏稍稍緩慢,但也正是因為這樣,這部小說得以用很長的時間醖釀結尾的大和解,讀者可以在緩慢的閱讀過程中和這些高中生們一同走過漫漫長夜,充分感受每一句對話的情感,一起經驗著這個秋季夜晚發生的每一件事:女孩們半夜拖著疲憊身軀問對方喜歡的人,已經很累了的男孩還得應付突如其然的告白,深夜的生日宴會,兩個主角在初升的太陽光中脫去顧忌自然地對話,和最後學生們跑向校門的解脫。
即使沒有真的步行八十公里,讀完時內心也能感受到滿滿的充實感,讚嘆並羨慕着小說中的人物:夜間遠足真是留下青春回憶的好活動啊。

第二屆本屋大賞第一名第二十六屆吉川英治文學獎《書的雜誌》年度十大最佳小說第一名日本銷售超過一百萬冊,二〇〇五年日本最熱門、獲獎最多的作品
走過「步行祭」之後,我們就要跨過成長的界線,變成大人了。
這本書最適合小孩送給心已經被污染的大人,或是大人送給失去純真的小孩。 ──朝日新聞 書評
步行祭──1200名師生攜手遠足24小時、80公里,是北高畢業生永難忘懷的成年禮,這天的點點滴滴,都濃縮成「青春」二字。
長達二十四小時的「步行祭」,是北高全校學生一千兩百人每年都會一同挑戰的傳統活動,對於高三學生而言,也是高中生涯最後的活動。大家一起在長夜中漫步時,有些人忙著與好友製造回憶、有些人思考著即將面對的未來、也有人只是一直將目光焦點放在意的人身上,走到累時,也會開始跟自己說話。
在黑暗的掩護下,大家忍不住說出白天絕對不可能吐露的事情,得知對方令人意外的一面和真心……這個秋季夜晚發生的一切都讓人懷念不已,就好像整個青春都濃縮在這一天,幻化成讓人想要一直走下去的夜間遠足。
「虧大了。我應該更盡情去享受青春的。」「可是你現在不是也在享受青春嗎?」
高中生涯的最後一場步行祭,明明是向前走,我們卻不斷的回頭望。那些眷戀的、傻氣的、純粹的;憤怒的、遺憾的、遺忘的;悲傷與希望,平凡與張狂,都是時間的禮物,不能拒絕。
「不只是白晝黑夜,他覺得自己現在正站在各種事物的界線上。大人與小孩、現實與虛構。步行祭這場活動,就像是小心翼翼地踩在這樣的界線上前進,避免墜落到任何一邊。能否順利扮演完高中生這樣一場虛構的、最後的幻想曲,就看今晚。」
本書特色
雖然是青春小說,卻沒有一般青春小說熱鬧的熱血氣氛,大概是因為故事發生的時間在夜間,而且主角們都快累死了吧!前半部的節奏稍稍緩慢,但也正是因為這樣,這部小說得以用很長的時間醖釀結尾的大和解,讀者可以在緩慢的閱讀過程中和這些高中生們一同走過漫漫長夜,充分感受每一句對話的情感,一起經驗著這個秋季夜晚發生的每一件事:女孩們半夜拖著疲憊身軀問對方喜歡的人,已經很累了的男孩還得應付突如其然的告白,深夜的生日宴會,兩個主角在初升的太陽光中脫去顧忌自然地對話,和最後學生們跑向校門的解脫。
即使沒有真的步行八十公里,讀完時內心也能感受到滿滿的充實感,讚嘆並羨慕着小說中的人物:夜間遠足真是留下青春回憶的好活動啊。       作者:恩田陸
宮城縣仙台市出生,早稻田大學畢業。擁有「懷舊的魔術師」、「被故事之神眷顧的小女兒」等稱號。是近年日本少數同時具有文學性與市場性的女性作家。作品類型多元,著作等身,曾以《夜間遠足》獲得第2屆本屋大賞第1名、第26屆吉川英治文學新人獎與《書的雜誌》2004年度10大最佳小說第1名。也曾多次入圍直木獎與山本周五郎賞。
譯者:王華懋
專職日文譯者,譯作包括各種類型,有推理小說、文學小說及實用書等。近期譯作有《所羅門的偽證》、《再見,德布西》、《晚安,拉赫曼尼諾夫》、《渴望》、《今日諸事大吉》等。 都沒怎麼欣賞到風景呢。
貴子望著填平了視野的芒草原心想。
她沉迷於聊天,只有偶爾抬頭看到的幾個景象烙印在腦中,幾乎什麼都沒留意到。
不過確實有幾個畫面留存在記憶裡。去年還有前年也是如此。今年留下的景色中,肯定也包括了這片芒草原。雖然是再也不會路過的平凡景色,但這一刻,恐怕將成為永恆。──我應該也和大家走在一起。
忽然間,貴子有種杏奈就站在芒草原裡的錯覺。杏奈?側耳聆聽,輪廓模糊的芒草正發出沙沙聲響。對了,是那張明信片的最後一句話。總覺得這片芒草沙沙搖曳的景象滿適合杏奈的。這種懷念、廣漠而無邊無際、難以捉摸的寂寥感覺,都與記憶中的杏奈印象相仿。
曾經那樣親密無間的朋友,如今卻分隔兩地,令人有種奇妙的感受。即使成天膩在一起,一換班便一下子疏遠的情況屢見不鮮;但貴子覺得杏奈把她籠罩著大家的空氣,或者是時間,統統一起帶到美國去了,這令貴子有時會興起一股錯覺,就好像遺忘了非常重要的事物。十天前收到杏奈的明信片時,最後的一段令貴子感到納悶。真想再參加一次步行祭──到這裡都還是一般的近況報告,但接下來的句子就讓人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我應該也和大家走在一起。去年我許了一個願。我會在紐約為貴子你們祈禱,希望你們的煩惱能迎刃而解,並平安抵達終點。
這究竟是什麼意思?貴子再次回想明信片的內容。她看了好幾次,都背起來了。我應該也和大家走在一起。這還可以懂。應該是指她的心與我們同在、將她想要一起行走的心情寄託在我們身上吧。去年我許了一個願。
這就不懂了。她許的願,是希望能和大家一起走,或是接下來的「希望你們的煩惱能迎刃而解」?而且「去年」指的是去年的什麼時候?如果不要想得太複雜,應該是指去年的步行祭,但杏奈在去年的步行祭做了什麼事嗎?去年杏奈也和大家一起走,但貴子不記得她曾做出什麼特別的行動──這麼說來,是發生了一件怪事,但貴子不認為那件事與杏奈有關──而且杏奈怎麼知道去年許的願,會在今年的步行祭實現?況且,她許的願有那麼靈驗嗎?再說杏奈也不像是那種會相信占卜與迷信的人。妳可是雙母語者耶,講話不要省略,好好地寫出完整的意思嘛。貴子在內心向杏奈埋怨道。
更不懂的是「貴子你們的煩惱」。「你們」指的是誰?如果一樣不要拐彎抹角,直接去想,應該是指跟杏奈要好的貴子和美和子,可是我們有什麼煩惱嗎?杏奈怎麼會知道我和美和子的煩惱?至少我不記得跟杏奈討論過那麼嚴肅的話題。美和子也是,當時看起來並不像有什麼煩惱,現在也不像有。不太可能美和子去找杏奈商量,卻不找我商量──不,有這個可能嗎?美和子很成熟,論心思細膩,不是同齡的女生比得上的;或許她有什麼甚至不能向我坦白的事──搞不好是跟我有關的煩惱,所以她才只向杏奈一個人傾吐?想到這裡,貴子心頭一涼。
得趁著自由步行的時候,向美和子問個清楚。貴子把這個決心記在腦中一隅。
茫漠無邊的芒草原,景色撩撥起隱約滲入天空的遙遠記憶。融望著這片風景,也正在想著榊杏奈。如果不在身邊,就會被遺忘。如果被遺忘,就形同不存在。每當想起杏奈,融總是會想起這段話。
西脇同學,你會記得我嗎?她的音質十分不可思議,沉靜,沒有特徵,卻在聽到的人心中縈迴不去。不知道,我不會做出沒把握的承諾。如今回想,他覺得這回答很冷酷。他們應該再也沒有機會見面了,只要給她一句「當然會」就行了。然而不知為何,當時的我就是那麼彆扭。
西脇同學散發出「不要靠近我」的氣息呢。後藤梨香的聲音在耳畔響起。沒錯,我不希望任何人靠近我。現在的我正全心全意快馬加鞭前進,無暇去理會別人的感受。但是,杏奈輕聲笑了。你誤會了。你不用記得我,你可以忘了我。融大惑不解地看著她。他不懂她想說什麼。為什麼?融反問,杏奈面露微笑回答:因為如果不在身邊,被忘掉是理所當然的啊。融察覺她語調中的肅穆,目不轉睛地盯著她的臉看。她沉穩的表情依舊。
融在無意識之中開口了:可是如果被忘掉,不就形同不存在了嗎?那樣妳不難過嗎?我會記得。杏奈明快地回答。我不會要求別人去做沒有把握的事,也不會指望別人的記憶。但我會記得。我的記憶是只屬於我自己的,這樣就夠了。
少女說完,輕輕揮手離去。幾個月後,他收到一封信。似乎是杏奈在啟程前往美國之前寄出的。融自以為沒那麼不解風情,不懂得這意味著什麼;但信的內容就如同記憶中的杏奈一樣,不可思議地清爽,在他心中掀起一陣風,就這樣不知所終。 第二屆本屋大賞第一名第二十六吉川英治文學獎書的雜誌年度十大最佳小說第一名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