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Catalog > Book
Check-outs :

我相信我能飛

  • Hit:23
  • Rating:0
  • Review:0
  • Trackback:0
  • Forward:0



  • Bookmark:
轉寄 列印
第1級人氣樹(0)
人氣指樹
  • keepsite
  • Introduction
  • About Author
  • Collection(0)
  • Review(0)
  • Rating(0)

說這個世界全是黑暗和腐朽,那是謊言;但是,真相又遠非肉眼能夠看透。在一間豪華舒適的書房一角,佇立著一座小女孩的雕像,離雕像不遠的地面上則鋪了一張虎皮地毯,老虎的兩隻眼睛向上凝視著。雕像有個名稱叫做費絲,意思是『信念』。女孩雕像坐在那裡好幾個世紀了。她望著窗外的天空和大樹,從來沒說過一句話。那個下午,陽光在她的臉上游移。忽然她眼裡閃過靈光。那細微的靈光,似乎觸發了雕像,雕像說話了──儘管她不能眨眼、不能轉動──她仍舊是開口說話了。她懷疑為何自己是雕像,而不是真實的小女孩。虎皮地毯對於女孩雕像的問題,則是給予模糊的解釋和迂迴再迂迴的答案。他告訴女孩雕像一個又一個的故事,關於雕像的來歷、關於他自己的故事:有些聽起來奇幻到不像真實,而有些聽起來則是真實得幾近虛假。女孩雕像說服自己,認為自己是真的女孩,只是被人給下咒變成雕像,她是真實存在的;這樣,她總有希望可以哪一天找到方法,從石雕變成會跑會跳的小女孩。虎皮地毯則是想像自己會飛,那麼牠就是飛行地毯,而不只是一張總在杜撰故事的說謊地毯……★故事寓意當我們以為現實跟想像是兩回事,也就阻斷了許多可能,以及改變世界的創造力。女孩雕像費絲想像自己是真的,她就可以從石雕變成會跑會跳的小女孩;虎毯想像自己會飛,牠就是飛毯,而非總在杜撰故事的說謊地毯。相信想像的力量,我們可以因此創造現實,改變現實,或許,這是《我相信我能飛》最重要的寓意。★內容導讀想像的力量 ● 散文名家 鍾怡雯《我相信我能飛》的主角是那張老是「說謊」的虎皮地毯,以及跟牠對談的石雕小女孩,費絲。更正確的說法是,虎毯才是真正的主角,說故事者(story-teller),費絲只是引言人,或對談人。虎毯敘述的故事,不論真的假的,現實或想像,無中生有或有中生無,虎毯反反覆覆強調牠的體悟:這個世界,沒有絕對的現實,或者絕對的想像,現實和想像是可以互換互生的。我們往往太相信現實,忽略想像,生活在缺乏想像力的乏味世界。超現實或魔幻寫實,被視為缺乏理性的現象或現實,或許才是真實。費絲總是要求「事實」,所謂事實,無非單一的說法,無非扼殺想像力,以及創造力。大衛盧卡斯是說故事的高手,繪畫的高手。我認為,他說事的能力凌駕繪畫,對世事的洞悉超乎畫面的傳達。也就是說,不必畫面,單靠文字,《我相信我能飛》就可以獨立存在。閉上眼睛,這個寓言對現實的思索值得玩味再三。這是本圖文書,圖跟文理應同為主角。但是大衛盧卡斯的寓言太出色了,以致於他的文字比圖畫更耐人尋味。閱讀文字的速度比圖畫慢,加上文字沒有圖像直接,比較具有思索的空間和停留,因此容易留下深刻的印象,特別是閱讀這麼一本帶哲理性的書。我推測,大衛盧卡斯或許有意為之:他的文字是版面構成的重點,在比例和配置上,圖畫是配角,文字才是主角。他對細節的鋪陳,以及氛圍的掌握都近乎小說,文字的節奏和節省類詩。故事快結束時,費絲跟小女孩之間的身份轉換,現實跟想像之間的界線模糊,無論是敘事策略或文字運用,都可以看到作者的功力。大衛盧卡斯在這裡完全省略了圖畫,純用文字傳達,他的寓意不言而喻。《我相信我能飛》讓我想起《小王子》。兩本都是圖文並茂的好書,聖修伯里的《小王子》圖片更少,這本寫給大人也適合小孩閱讀的寓言,對大人小孩都有不同的啟發。《小王子》充滿對人性、現實與想像之間的銳利觀察,觀照的面較廣;《千面虎毯》則集中在一個點上,它探索現實究竟是什麼,真相又是什麼,現實與真相,可不可能是我們的想像?想像跟現實是對立的存在嗎?或許馬奎斯可以給我們一點啟發。馬奎斯說,現實最後總是跟想像取得一致,無論是湯匙或心臟移植,都先於人類的想像,後來才成為真實之物,成為現實;社會主義先存在於馬克斯的想像裡,而後乃有蘇聯。馬奎斯獲得一九八二年諾貝爾文學獎的《百年孤寂》,充滿魔幻寫實的細節,印第安人對世界的解釋和觀察多麼有想像力,那麼魔幻,卻又如此寫實。當我們以為現實跟想像是兩回事,也就阻斷了許多可能,以及改變世界的創造力。費絲想像自己是真的,她就可以從石雕變成會跑會跳的小女孩;虎毯想像自己會飛,牠就是飛毯,而非總在杜撰故事的說謊地毯。相信想像的力量,我們可以因此創造現實,改變現實,或許,這是《我相信我能飛》最重要的寓意。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
Must Login